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7-12-29

  2007年和自己有关的IT软硬件,拿出来和大家分享一下。

  喜欢上了FIREFOX这个浏览器和它的插件,觉得在网络环境不好的时候用FOXMAIL是个很不错的选择,刚刚尝试用Zoundry写博客感觉还不错,换了几个月前的T42,现在在用T43,下午要去中关村买佳能的A720 IS,对MOTO的E2很是满意,找不到地方的时候灵图UU是个很高的选择(感谢华子),特别庆幸KMPLAY有进度保存功能。感谢老孔培训我使用MindManager,以前的FLICKR被墙之后就一直再用YUPOO。  最喜欢的在线阅读器依然是抓虾,时不常的在饭否记录自己MSN的签名,而且正在尝试用联想的MSN机器人做时间管理和提醒,等等,等等。

 ” title=”mailto:scheduler002@lenovolabs.com=\”\”>联想的MSN机器人做时间管理和提醒,等等,等等。

 ”>scheduler002 at lenovolabs.com=”">联想…

2007-12-20

腾讯屏蔽了cn的大多数域名之后,很多有良知的人都发出了自己的声音。我意识到这是一个机会,一个让更多人远离腾讯的机会。所以,为什么不离腾讯远一点呢?反正我们已经拥有msn和gtalk了。 离腾讯远一点,也就是对自己好一点。


2007-12-15

之前我常想,用手机上网的人,估计都是高端用户。比如坐飞机一定要做商务舱的成功人士,常常去外地旅行的空中飞人等等。后来,很多人都用切实的证据证明,那些常用手机上网的人,其实都是“老老实实”呆在教室里的学生。然后我就觉得自己可能错了,真是可惜。
我坐在地铁里,拿着单位刚刚发给我的挂历,旁边的同事和我说起GPRS,我问他,你常用吗?他说不常用,然后反驳似的问我,我什么时候需要用它?想了想,似乎也真没几分钟。
中午和大学同学在群里聊天,说起笔记本,一个同学开玩笑说,最简单的方式就是不带笔记本,如果我不带笔记本,那我还有什么用?我自己都不知道?
这几年,互联网离我们已经很近了。我在单位享受着很快的网速,回到家,ADSL的速度也算是可以接受了,那么,我什么时候能用手机上上网就成了问题,这个问题,我以前一直都想得有所偏差。我以前一直都觉得,其实手机完全就是一个简化版的笔记本,至少对我来说,它是这样的。我很少用它打电话,发短信也少之又少。用得最多的,一个是看书,一个就是听音乐和广播。这两种功能其实笔记本都能干,也就是说,如果我出了差,也不必把家里的马桶拆下来托运到美国去,只要带点手纸就可以了。但是我错了,我没明白的根源在于,用手机上网的人,并不是因为手机的简便性和可移动性才使用它,而是因为他的隐蔽性。也就是说,很多人都不会介意在马路边的任何一个座椅前打开笔记本查阅资料,但他们却介意在老师讲课的时候,在公交汽车上的时候打开笔记本去翻阅一些东西。所以,也许我现在的想法是正确的,那就是,手机上的互联网也是一个纯粹的无聊产业,它的价值就是为了浪费人们无聊的生命,而并不是为了解决前方500米有厕所的实际难题。那么,如果我的想法是对的。说实话,我真的感到很难过。我不知道人们都在干什么,人们的业余生活都在干什么。这样的人怎么支撑起一个拥有13亿人的庞大国家,这样的人到底能不能为社会做点贡献。说白了,我还是没明白,天真一点,我还是不相信这个数据的真实性,希望它是假的,人们能够把手边的产品当成工具,而不是玩具。

2007-12-10

这2天经历了很多事,让我想起以前的发生过的很多故事,以前曾经梦想将要发生的故事,还有那些曾经发生了后来却被人们忘却了的故事。
我又去了赛尔,这一次,还是开会。我们在2头古怪的牛之前照了相。那下面提的字,我们猜了好久,最终的答案是:韭菜盒子撞肥牛,提名的人是李可乐,也可能是全聚德,至今还没有定论。
我站在赛尔的会议室里通过玻璃窗寮望城市的夜景,觉得好美,让人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这让我想起在华润的那段日子。夜景同样很美,但是刘大公子走了,领导们说,环境太吵了,空调就像是拖拉机….
我站在寒冷的地铁站等地铁。迎面走过来的plmm让我想起李小姐。之前我和她一起等地铁的那一天也是去年的这个时候,也是在这样一个寒冷的地铁站。不同的是,那个站台没有现在的这个漂亮。时间不同了,我们也都老了。我给她发短信,她和我说,她在海南,回来的时候,希望能和见一面。我就想,也许,我们还是不要见面的好。太久的时间,我有些忘记了。
路过北京站的时候,我忽然想起初中那些无忧无虑的日子,仔细想想,都是10年前的事情了。时间过得真快,我们都回不去了。现在,同志们都走上了建设祖国的重要岗位。有人结婚了,下一代估计也就不远了。觉得自己都还没准备好,就被别人误认为是大人了。其实,仅仅是没人再照顾我们这些小孩而已。
我站在一个车来车往路口,觉得自己还是小孩。因为很多人看到我的时候,都不觉得我是大人。所以,当我拿到工资的时候,就觉得有点茫然。然后我告诉自己,算了。将来,也许,我也许怀念现在的日子。我和老杜说,其实,我并不希望离开,但是我希望选择一种最基本的规避人生风险方式,也不希望违背家长的意愿。他们能够理解,他们也深信将来我会回来。其实,谁不想呢。我在述职报告上说过的话,大家都很认同。一个人思想的高度,就决定了他的高度。
正义和美女都在呼唤我,我先走了,再见

海内的高调亮相成了一条重要新闻。不仅仅是因为校内的存在,还有人们对于实名网络的种种猜测。我对海内没什么猜测,其实说白了,也不怎么感兴趣,不过还是觉得谢文老师的文章很有道理,结合自己的理解,说一下对sns的看法。
海内不是校内也不是校友录
海内还是或多或少的有些校内的影子,注册过海内的人都不应该否认这一点。至于海内是为了什么,我没看懂。唯一明白的是,海内在起点上能有一个比校内更大的空间。这个空间明确一点说并不是20-30岁之间的这些人,而是那些更老一点的人。我不知道这个年龄段的用户能有多强的生命力,但乍看起来海内似乎更大气一些。但我个人的疑惑并不在于海内还是校内。我在乎的问题是,海内为什么不是校友录。校友录也能算是实名网络,也能联络感情,那为什么还有校内???唯一的答案在于基本单位的不同。校友录的单位是班级,而校内的单位是人,虽然各有利弊,但实际上差距不是很大,说互相弥补也不能算是过分。
什么才是Facebook的成功之处
谢文老师一直都在强调Facebook的成功,我个人的感觉却有些偏差。我的感觉是,Facebook的成功实际上是成全了一些人,让他们有一个真正的真名ID,有一个更统一的平台去享受可以享受的服务和那些分散在各个角落里的虚拟社会关系。所以,一个健全的实名对应体系或者说,一个真正庞大的用户信息库才是FaceBook的优势,其余的,我并不能给与充分肯定。
不存在的网络生活
我记得很长时间以前就有人试验网络生活的可能性。上次和公司里的同事开会,也有人提到了这个试验。实际上对于我来说,网络生活已经可以成为生活的主要部分,但如果说网络生活已经成为我的全部,老实说,我并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也不愿意接受这种改变。就像你在SecondLife畅游了许久之后,在你拥有了万贯家产之后,你总要让你的电脑休息那么一小会,而这时的你则真正身处于一个真实生活之中,遗憾的是,这种生活无法替代也无法被改变。所以,无论一种科技,或者说任何一种虚拟化的生活方式发展到何种地步都不可能脱离自己的母体。这一点是无论如何都改变不了的。
不存在的虚拟关系
FaceBook被认为是一个转移了真实关系的实名网络,这一点我是不否认的。但我们不防反过来想。一个真实社会关系的网络映像是不是有意义的,他的真正功能又在那里?几年前还在流传的一个短信上说道通信状况:通讯基本靠吼。我就想,我们单位的某些同志,总是在楼道里大喊别人的名字。这样的关系,需要FaceBook吗?她需要FackBook干什么呢?人家每秒340米的速度不知道比你打开IE去美国转一圈再回来快上多少倍呢。所以问题就来了。FaceBook所能解决的问题,根本就不是学校里面放屁都能闻见的亲近关系。它在解决的问题,就是让那些曾经能闻见你的屁,现在却不知道身在何方的人能够继续和你交流,分享你的感受。可这就是真正的社会化网络吗?很明显,这一点还远远不够。我们说,我们需要互联网,一半是为了让他方便我们的生活,另一半就是改变我们的生活。所以,无论是强一度还是弱一度,SNS最终的目的都是为了维持这种关系并且尽可能的使其发展壮大。那么说到这,可能大家就会明白了,也许虚拟关系是存在的,但是说白了,虚拟关系是不存在的,至少,在目前的阶段是不存在的。
所以我依然相信SNS,相信它是一片未被开发的宝藏,所有的一切其实仅仅都是我们对于未来的种种探索唯一。而在我眼中,SNS最后的答案至少不会像现在一样简单。

2007-12-09

海内的高调亮相成了一条重要新闻。不仅仅是因为校内的存在,还有人们对于实名网络的种种猜测。我对海内没什么猜测,其实说白了,也不怎么感兴趣,不过还是觉得谢文老师的文章很有道理,结合自己的理解,说一下对sns的看法。
海内不是校内也不是校友录
海内还是或多或少的有些校内的影子,注册过海内的人都不应该否认这一点。至于海内是为了什么,我没看懂。唯一明白的是,海内在起点上能有一个比校内更大的空间。这个空间明确一点说并不是20-30岁之间的这些人,而是那些更老一点的人。我不知道这个年龄段的用户能有多强的生命力,但乍看起来海内似乎更大气一些。但我个人的疑惑并不在于海内还是校内。我在乎的问题是,海内为什么不是校友录。校友录也能算是实名网络,也能联络感情,那为什么还有校内???唯一的答案在于基本单位的不同。校友录的单位是班级,而校内的单位是人,虽然各有利弊,但实际上差距不是很大,说互相弥补也不能算是过分。
什么才是Facebook的成功之处
谢文老师一直都在强调Facebook的成功,我个人的感觉却有些偏差。我的感觉是,Facebook的成功实际上是成全了一些人,让他们有一个真正的真名ID,有一个更统一的平台去享受可以享受的服务和那些分散在各个角落里的虚拟社会关系。所以,一个健全的实名对应体系或者说,一个真正庞大的用户信息库才是FaceBook的优势,其余的,我并不能给与充分肯定。
不存在的网络生活
我记得很长时间以前就有人试验网络生活的可能性。上次和公司里的同事开会,也有人提到了这个试验。实际上对于我来说,网络生活已经可以成为生活的主要部分,但如果说网络生活已经成为我的全部,老实说,我并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也不愿意接受这种改变。就像你在SecondLife畅游了许久之后,在你拥有了万贯家产之后,你总要让你的电脑休息那么一小会,而这时的你则真正身处于一个真实生活之中,遗憾的是,这种生活无法替代也无法被改变。所以,无论一种科技,或者说任何一种虚拟化的生活方式发展到何种地步都不可能脱离自己的母体。这一点是无论如何都改变不了的。
不存在的虚拟关系
FaceBook被认为是一个转移了真实关系的实名网络,这一点我是不否认的。但我们不防反过来想。一个真实社会关系的网络映像是不是有意义的,他的真正功能又在那里?几年前还在流传的一个短信上说道通信状况:通讯基本靠吼。我就想,我们单位的某些同志,总是在楼道里大喊别人的名字。这样的关系,需要FaceBook吗?她需要FackBook干什么呢?人家每秒340米的速度不知道比你打开IE去美国转一圈再回来快上多少倍呢。所以问题就来了。FaceBook所能解决的问题,根本就不是学校里面放屁都能闻见的亲近关系。它在解决的问题,就是让那些曾经能闻见你的屁,现在却不知道身在何方的人能够继续和你交流,分享你的感受。可这就是真正的社会化网络吗?很明显,这一点还远远不够。我们说,我们需要互联网,一半是为了让他方便我们的生活,另一半就是改变我们的生活。所以,无论是强一度还是弱一度,SNS最终的目的都是为了维持这种关系并且尽可能的使其发展壮大。那么说到这,可能大家就会明白了,也许虚拟关系是存在的,但是说白了,虚拟关系是不存在的,至少,在目前的阶段是不存在的。
所以我依然相信SNS,相信它是一片未被开发的宝藏,所有的一切其实仅仅都是我们对于未来的种种探索唯一。而在我眼中,SNS最后的答案至少不会像现在一样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