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7-11-25

胡狼狼写了一篇关于tubes的文章,我这个人其实一直都比较守旧,所以依旧觉得电视还是电视,视频还是视频。
重新看了王冉的《穿越迷雾》觉得很有道理。新媒体也许不是一种革命,而是一种适应。它再渐渐适应人们的品味和要求,但这就能让旧媒体着急了吗?我看未必。
计算机和互联网的复杂之处在于它们并不是几个按钮就能说清的简单东西,也就是这一点,才让人们觉得他们和电视机不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电视台还是老样子,但视频网站则成了VOD点播台,这是由互联网和电视台天生的互动性差异而决定的。我想这个问题很简单,就像是你开车有人给你擦车一样,单就视频网站来说,也许,它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服务者,为了那些电视上看不到的,错过了的内容而服务,但它真的能代替电视吗?有几个障碍必须考虑清楚。
FLA和MMS是不同的
FLA是文件格式,MMS是传输协议,不同的是,他们一个必须是事先录制好的,另一个,则可以是实时的。
320和720是不同的
320和720是不同的,一个比较清楚,另一个只能凑合看个大概
娱乐和政治是不同的
娱乐和政治的不同在于,一个不必那么认真的分析清楚,另外一个,则必须把又好又快和又快又好分析清楚。
所以以上的几点,实际上仅仅是一个比较简单的思路,有人说,电视?仅仅是我的背景音乐而已。但我必须告诉你,有些背景音乐似乎是无法替代的。

2007-11-11

我一直都认为,个性化阅读器的媒体化是一种方向不明确的表现。比如,抓虾的好看和鲜果的鲜果榜。
我之所以这样说完全是因为自己对个性化阅读器有一个比较“偏僻”的理解。我也不想用什么大帽子来扣这个理论,说的简单一点,个性化阅读就好比是在撕报纸。每份报纸摆在我们面前,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有爱看的内容和不爱看的内容。有人喜欢体育,有人关心房产,有人惦记股市,有人沉迷娱乐。对于每个人,实际上我们大家都是在撕报纸,把自己想看的内容撕下来然后放进口袋里,其余的内容对于我们来讲就如同废纸一般。所以说,我们从来面对的都是一个个性化阅读的时代,即使是在那个3毛钱一份晚报的日子里,我们也过着和现在一样的生活。
当人们有权利选择自己想看内容那一天,情况似乎有了转机,而实际上,我们依然还是在撕报纸。所以我和某些人讲到老球迷的rss问题时,他们都很同意。有些时候,甚至是最细微的改变都能深刻的影响我们的生活,但那些最细微的改变,往往也都发生在用户的最后一公里上。我们总是说,个性化的阅读对于大多数读者来说都是新鲜事物,就像是Linux操作系统一样,大家都不知道它是干什么用的,也都不会用。我觉得还是最后的一公里有问题,如果点一下鼠标就能改变你的生活,谁不乐意尝试一下呢。
所以每当我听到抓虾和鲜果的改变,都不欣赏这样的改变。这样的改变,并不能真正给用户带来什么。因为没人重视这种改变,没人愿意去接受这种改变。抓虾对于我,是个很好的阅读器,是个很好的rss源列表,也许有空的时候我会去查看一下热文里的内容,但好看,我一直都没觉得有多好看。我不接受他们的改变是因为我并不认为好看能够给我带来真正好看的东西,更何况,好看并没有让我觉得有多好。我宁愿去新浪看头条,也不会去好看看新闻。因为好看既不能说全面,也不能算客观。而对于热文,我始终不明白为什么那里没有rss输出。
随后我就坚定的认为抓虾和鲜果在走一条完全错误的路。他们从个性化阅读的道路又走回了资源汇集的老路,这种尝试,注定是要失败的。
然而我也并不认为“报纸”和撕报纸就能是多么好的解决我们的实际困难。也许你已经意识到了,也许你没有。有些东西,总能引起我们的共鸣,这种东西在报纸上被叫做头条。体育 房产 股市和娱乐则是每个人的个性化阅读内容。所以你想到了没有,在一个我们常用的界面下,如果能有一些经常引起我们共鸣的东西,能有一些每个人都能关注的东西是一种多好的模式,而这种模式不知道要比好看 热文和鲜果榜好上不知道多少倍。

很多人都和我说,朋友总是有来有去,我想是的,我也写过类似的文章,想起那些曾经穿梭在记忆中的人,他们让我感到温暖。几天前看到有人也在这样说Facebook和校内。让我感到茫然。


朋友是一辈子的朋友


如果童年的朋友在大街上遇到我,我会感到很惊讶。童年的故事会像过电影一样浮现在我的面前。但作为一个用户,我想,他们对网站并没有任何过多的感情。特别是一系列号称建立了粘度关系的新兴网站,这样的说法更找不到任何依据。


需求没变但用户变了


时代发展了,需求的缺口也就更明显了。比如,回到7-8年前,宝宝树这样的网站会有市场吗?我想不会,当然不是因为那个时候没有宝宝,而是那个时候有宝宝的人并不喜欢上网。而现在,所谓的80后充当了社会的中坚力量,娶妻生子成了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婚庆公司和育婴网站也就如雨后春笋般的冒出来。这个假象也曾经让我认为80后的互联网才是有希望的互联网,直到有一天我发现我的想法是如此的幼稚甚至经不起任何的推敲。


更廉价的失败


这个题目是我抄来的,它的原文提到了NOKIA这家后来红遍了全球的大公司,而它的前身,谁也不会想到是个以倒卖木材为生的企业。互联网的转变并不会因为某些人的某些举动而改变,就像Facebook如果一直做下去也一定和sns有关一样。当人们需要育婴服务的时候,你是否能够真正的提供给他们,当他们需要婚庆公司的时候,是否能从Facebook里顺利的找到。当人们认为自己的生活已经相对美满开始走出去欣赏美丽的自然风光时,Facebook是否能意识到这个趋势将成为Facebook和校内的一个重要问题。而用户,仅仅是用户,当你不能提供给他们服务的时候,GoogleBaidu就成了另外的选择。这也就是为什么,某些人认为校内无法留住用户的原因。

我来讲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反驳用户粘度的说法:你的小学同学也许不常给你打电话,不常给你发邮件,更不常去你家做客,但当你们在公交上偶遇的时候,在翻看相册的时候,当你们互相想起对方的时候。QQMSN、校友录和校内就变成一种方式把你们联系在一起。而实际上,上学的时候,你们甚至不会想到校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