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7-09-25

有人说中国的twitter要开打,列出目前的中文twitter足有10个之多。老实说,我真没想到有这么多。都说microblog好,我并没这么觉得,找了2个可能是最著名的中文twitter,唧歪de和饭否。上主页一看,都是些无聊的话,比如:“今天去游泳”;“还有一分钟下班”等等。我怎么想也觉得twitter没什么用。
Twitter的一大特点是绑定了即使的IM工具。这一点我还是比较喜欢的。如果没有联合主流IM,估计twitter还能无聊上好几倍。
哪吒还是受到了不少人的关注,feed通过主流IM输出可能是一种新的尝试。就像当初的Emailrss一样。不过我依然不喜欢哪吒,当然还有Emailrss。我始终觉得feed这类资料,当然推送是重点,但太过主动的推送反而不好。我正在思考或者是编程的时候,忽然IM提示出现了一条信息,很难说它不会打扰我的思路。
横向的比较来看,twitter和哪吒都是信息推送服务,都以和主流IM API相结合为主要卖点,不同之处在于,twitter的信息是个人向网站推送,虽然并不打扰个人的正常生活,但就twitter本身来讲,价值很低。哪吒可能有一些价值,但它的信息推送方向恰恰和twitter相反,也就很难保证不打扰用户的正常生活。所以,这里我认为,twitter和哪吒可能都不是好服务。甚至有些无聊。
最近网上流行一个关于鹅卵石,小碎石和沙子的故事。说的是时间规划方面的问题。这个故事也恰恰印证了我之前对手机feed市场的一些想法,当然还包括今天提到的twitter和哪吒。有人说中国的web2.0市场缺的是API。我个人比较肯定这个说法。从目前情况来看,2.0的API在中国市场上几乎是不存在的,正是API市场的未开发,才导致了Mashup的处女形象。不过反过来说,也是我最担心的一个问题是,如果大多数mashup的基础服务都是和twitter,哪吒有所关联,那样聚合出来的mashup可能也很难有所作为。
所谓服务,是用来改善生活的,它可能被定义成一种碎石,虽然微不足道,却能切实的改变一些东西。而打扰人的服务可能就是沙子,在每一个空闲的时间打扰你的生活,某些时候,还可能眯住了你的眼睛。

按照麦田老师的话说,蚂蚁已经进入了第2阶段,这2天,关于蚂蚁的话题忽然又热起来,因为它改版了,改的和以前很不一样了,昨天晚上我就开始想这个问题,给飞扬新锐留言中,我说道:蚂蚁的思路让我觉得诡异,并没有看懂这次改版的目的,还要再观察。中午的时候,麦田老师在msn上和我说,因为资金的原因,蚂蚁只能分三步走,现在正是关键的第2阶段。好在有些问题我想通了,所以给蚂蚁PR一下。
关于改版的变化:
如果蚂蚁今天是第一天上线,应该说,我认为蚂蚁还是不错的,有一些功能我相信在未来会有一个不错的发展,比如,关于产品的组群讨论,这个之前贝壳也做过,后来却失败了。不过这也正说明产品组群的市场价值。从首页的几个大板块来看,麦田已经体现了蚂蚁商务2.0的味道,比如宝贝这个板块就和淘宝的c2c很像。商城可能是宝贝的另一个入口形式。以前的板块以社区和蚁群的形式保留下来,留给sns的板块是找朋友。可以说这一次的改版很大程度上摒弃了之前蚂蚁1.0的很多东西,所以很多人看不懂并不奇怪。我曾经听一个朋友说,改版并不是改革,而是修改。我是很相信这句话的,所以才会觉得蚂蚁2.0诡异,之后在讨论用户体验和UI的时候我会提到。
什么是生活的价值
我曾经特别喜欢蚂蚁的slogan。传递生活价值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领域,对于互联网来说,它是蓝海,也很容易产生粘度。没有改版之前,蚂蚁最热的板块是关于社区研究的讨论。后来,管理员有意识的增加了生活方面的比重。我原本以为蚂蚁会渐渐的按照既定的路线走下去,没想到,蚂蚁坚定的改版了。至于什么是生活的价值,我不好概括,但我知道的是,烧荒网的模式是一种我很喜欢的模式。有些我们不知道的东西,恰恰是我们需要了解的。
什么是用户体验和UI
关于用户体验和UI,搜狐新闻改版的时候我曾经听一些人讨论过。他们的讨论听起来很弱智,但细想起来,很可能在一个很小的细节的把握上就可以确定成败,正如百度郭宇所说,百度首页上改了一个字,一天就增加了几十万的点击率。我今天想到一个特别好的例子特别大众化的阐述什么是UI和用户体验以及它的作用。很多年轻人都用MS的word,但很少有人看MS的说明书(也可能没有,因为盗版),我看很多人都用的不错,你可以想想,你是不会用吗?还是天生就会用?都不是,那你为什么没看说明书就会?因为你以前就使用过别的软件,word的习惯和别的软件基本没有出入。所以,关于用户体验和UI,网站并不一定要有使用说明书,要让用户会用你的网站,只能最受一些既定的默认规则。这也就是为什么天下所有的vcd,dvd都用三角来表示播放的原因。关于蚂蚁,为什么大家觉得蚂蚁2.0是大换血,是改革而不是修改,原因在于它完全抛弃了原有的用户使用习惯,虽然现在的这个使用习惯也没有太大问题,但毕竟蚂蚁1.0的存在在潜意识里给了大家一个参考依据。
什么是Sns
我可以很肯定的说,组群不是sns,同样,蚂蚁的找朋友也不是。可以说,现在的互联网基本就没有sns的概念体现。所谓的sns,就是在找人,找那么一个人,和你有那么一点共同点而已。我相信这样的搜索有价值,但首先,它不是sns。麦田在新浪的采访里说,我们要找的是事件背后的那个人。这个说法是对的,但话反过来说,是人产生了事件,到底是该把事件看成一个基本单位还是把人看成一个基本单位产生的是2种截然不同的结果。Linux把所有的东西都看成文件,windows把所有的东西都看成对象,结果2个操作系统从根本上就截然不懂。
改版为什么
可以说,从新浪的采访来看,这次的改版很好的体现了麦田的电子商务2.0观点,有些想法体现的很好。唯一让我遗憾的是,自己被蚂蚁的slogan骗了那么久,原来,蚂蚁的生活价值是一些有价值东西的价值,而不是真正的生活体验。
以前的蚂蚁留下了什么
可能很多人的问题都聚集在这里,以前的蚂蚁,到底留下了什么。有人甚至说,麦田在赶走以前的用户,吓跑新来的用户。关于这个问题,麦田的回答是资金。因为没有资金所以只能分三步走。对于蚂蚁1.0都留下了什么,麦田的想法是什么,我这里有2个个人理解版本。版本1,麦田并不在乎蚂蚁1.0能留下多少人,或者,之前的多少人对蚂蚁2.0有什么样的看法,他的目的就是为了引起一些人的注意,告诉大家,蚂蚁上线了,它的主旨是分享生活价值,并拉拢一些mm,show一下自己的衣服,找一些朋友,show一下自己的IT产品就足够了。因为至少从现在蚂蚁的走向来看,之前最火的社区讨论和IT相关论坛在最终的第三版中都不会存在,否则肯定会不伦不类。版本2就很简单了,麦田发现原来的蚂蚁并没有达到自己预想的成绩,作为舵手应该及时转舵。因为之前麦田大力提倡的首页搜索在新版本中已经没有了,不知道当beta转入www的时候,搜索还会不会有。
资金问题
麦田说蚂蚁应为资金的问题必须分三步走,我倒觉得,无论有没有钱,网站都要一步一步来。至于有了钱怎么能一步到位,老一套的砸钱大法可能早就不灵了,还是要为真正的用户着想,服务是优质的,而并不是唯一的,武王伐纣的故事就是个好的证明。
蚂蚁之所以受到这么大的质疑,其主要原因在于过度太过生硬,试想一下,如果管理员在不断增大生活体验首页率的同时,先从个别板块的分化入手,最后再修改主页入口,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用户们就能明白蚂蚁在做什么,为什么这么做,主页的入口也就更明白。所以新版的蚂蚁在一定程度上已经不是改版,而是把全站都改了。危险骤然增大了,老用户很容易就无所适从了。
至于我个人和大多数人的喜欢,我非常希望是本人猜测的第一个版本,当然也不能排除第二个版本的可能,因为钱始终是个问题,麦田的蚂蚁也同样要面对。

很久以前当我决定写《我和我自己的13.3》之后,我就希望能在大学毕业的那一天之前把所有的故事都写完。后来,因为几乎是得到了每个同学对我文章的质疑,以至于我自己也开始动摇这种决心。但我依然还是希望能在毕业之前把他们的故事和故事的结果写下来,当然这不是为了他们,而是为了我自己。作为生命中出现的重要人物,他们的出现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枯燥单调的4年时光。有些时候在某些学校了,毕业的时候,同学们会留下一些话,这些话被记录在一个之后落满灰尘的笔记本里,直到自己得知绝症的那一天才拿出来和自己分享。而我则认为,毕业,并不是一种离别,只是一种生活模式的结束。因为经历过他的人都在,事情也在。在那些故事经常发生的地方依然是人来人往,依然有类似于我们的故事即将或者正在上演。所以,毕业,不是分手,而是再见。
王精:我曾经提到过她,后来,她和我说,我写的,大部分都是对的,只是某些东西,我作为一个局外人并没有真正理解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当然我并不感到诧异,因为作为全班最有前途的女生,我一直都相信她的实力。我依然相信她已经不再是那个大一过不了法律的小姑娘了,她的成长在一定程度上让我感到吃惊。她所爆发出来的能量,让我感到惊讶。
张贺:他的刻苦让我感到希望,他的方向让我感到渺茫。
王晗地:我对她的误解一直到了快毕业的时候才被纠正过来。我也不用再否认大一的时候曾经真的喜欢过她。那个时候我曾经鼓起勇气和她说上一些心里话。可后来当我问她的时候她和我说,即使是我当时那么做了,后果也还是会和现在一样。所以我庆幸当时自己没有做任何事。我很喜欢她身上香水的味道,但是现在,我知道什么都没有了。我只能祝福她在自己的感情道路上一帆风顺,但我也总是想,把自己陷得越深伤害也就越严重。我曾经无比的鄙视那种感情中的博弈问题,但当我自己面对它的时候,我才发现,感情的博弈虽然是那么的无耻和下流,但它作为一种保护自己的必要手段,还是被人们广泛的采用。
张杨:很多人都不喜欢她,当我问起原因的时候答案却是五花八门,这让我感到惊讶。我总是想,无论张杨是否真的被一些朋友排斥,她依然都在很努力的对待自己,为自己的每一个目标倾尽全力,我可能不会像一些朋友一样排斥她,至少我认为,一个努力对待自己的人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张其:我曾经亲眼看到过张其流泪,那一次我甚至觉得她很脆弱。
吴绍纹:大一的时候曾经听到过一些关于他自私的负面评价,而直到大四的时候,我依然能感觉到。我也很感激他在大1时对我的帮助。
李晖:关于这个人我没什么好说,他懦弱,胆怯,自闭,还时常伴有一些虚伪的理想主意。
张天龙:他曾经误解了我关于他的描述。其实我想说,一直以来我都把他当作一个好朋友,好哥们。我永远都不能忘记他借我小伞的故事,为的是能让我和女生靠的更紧。恨你的人会给你小鞋,帮你的人会给你小伞。
徐答:我对他的了解真的不多,因为他总是不来上课。我当然不能否认他在一些常识上具有比别人更广泛的了解,但我也能发现一些细节的问题,比如:他的知识获取途径已经无法跟上一个时代的变化。
李杭:他是个有意思的人
邸新:也许我不应该说他的坏话,他一直都在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只是有些事情在别人眼里稍显笨拙。
宋风:他也有了自己的事业,男人应该有个好未来。
徐姚:一个好心的,柔弱的男人。  
年节:善良让他失去了对很多事情的客观判断能力,可那是他最可爱的地方
汤小涛:大学里我唯一真正想交的朋友,他的知识也许来源于家庭的背景文化。但他如此低下的主见性也许真能毁了他的一生。
康楷:一个很极端的人。爱或者恨,没有其他。
王杨:我很高兴他能留下来,虽然他的长处在物质社会无法满足他的需要,我们都喜欢许巍。
刘文:我不喜欢她的声音,对于她给予我的帮助,我感激不尽。
宋贺:还用再说下去吗?他对于个人危机的处理能力又一次让我觉得失望。
艾盟:我不知道
肖意:对个人情绪似乎很难有效的控制,他对我的帮助,我同样很感谢。
王汇:我是真的想谢谢她,虽然我真的没有机会和她说谢谢。仗义这个次用在一个女生身上也许不合适,但如果没有她的帮助,我现在应该是大三。
赵衣:我不知道
王立:一个善良的小姑娘,所有人都很喜欢她。
梁尘:他的未来会怎样,我不知道。
刘鸣:一个很聪明的朋友。
张秋尘:很明显,这人的脑子有问题。
丛小坎:我很怀念班里有他的日子
李峰:很可能已经被全班遗忘的人
璀璨:也许他的流氓外表让很多人都觉得不舒服,但他其实也很善良,很乐于帮助别人。
邓楷:我和他的战争从来就没终止过,他是个很好的朋友。
张拧:我很高兴他能和许见在一起,虽然他真的不能算是英俊,但张拧却很漂亮。
李力佳:一个非常善良的好人。
分手?我们只是暂时离开。记忆都在,我们随时都能回来。

前几天和季老师聊天的时候说到新浪的播客,季老师和我说,新浪的播客可以从3个方面来考虑,1,机构视频集成–视频精品聚合;2,明星视频;3,草根视频要集合圈子。
晚上的时候抽空思考了一下,虽然觉得积老师说的都对都在理,但有些时候播客这个概念,也可以从另一个角度去理解。
我记得刚接触播客这个概念的时候也上过一些播客网站,那个时候youtube还没有流行起来,很多东西还停留在单一媒体或者简单媒体这个层次上,并没有达到一个多媒体的高度,于是,我有幸接触了很多很有想法的文章,这些文章多半都是作者说给我听的。我就像,如果它也能算是播客,那问题就简单了。从这个理念出发,也就引出了以下的2个建议。
大家通常都认为,播客是一种门槛比博客还要高的web2.0产物。它的门槛不仅仅体现在上传中,也体现在收听中。所以博客火不一定播客也火。新浪的博客虽然不是一个成功的产品,但新浪的博客有一个很成功的模式。现在轮到播客,新浪会找到出路吗?看到主页上醒目的红字,我就想,无论新浪是否真的找到了出路,但他们一定在努力。然后就想写篇文章给他们一些建议,希望对他们有用。反正我留着没用。
当我开始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总是把播客和博客联系在一起,特别是对新浪来说,如果能让博客的成功帮助播客一起成功也不失为一个很好的办法。那么我的下一个问题是,播客怎么才能像博客。因为播客越是靠近博客,对于用户来讲门槛也就更低,进入也就更容易。我想起自己刚接触播客这个概念的时候,听到一些作者朗读自己的文章。我记得我的一个同学刚要开始写书的时候我也这么告诫他,我和他说:写书不如先说书。把自己要写的东西先说出来,然后再去整理。鉴于声音这种媒体在同样的时间内能够比文字带来更多的信息量,而声音也能在同样信息量的前提下节省更多的时间。我的第一个建议就是,如果我们花上半个小时来精心编写一篇文章,不如花上5分钟把要说的话通通说出来。节省的是你和听众的时间,特别是对于明星来说,fans希望听到这样的声音。
当我开始关注玩聚的时候,我欣喜的发现这是一种很值得炫耀的新模式。以前的我曾经说,tag和分类从本质上来说并不在一个数量层上,分类的概念很大,tag的概念却很具体。现在却愣是有人用tag的方式来聚合一些文章,它让我感到希望,也让我看到一个个性化阅读时代的来临。那么对于新浪来说,圈子也许是个好功能。但圈子的功能却没有被深层次的挖掘出来。比如,同处于一个圈子中的人往往都有一些相同的爱好。这样的爱好能让其长时间的进行沟通。这个时候播客就是一个很好的选择。我是说,也许在IT界MG名爵7系的发布并不是一件大事,也没人会写博客。但播客却不同,如果能够按照一定的用户引导,让爱车族通过博客(这里没写错)进行交流甚至是组织一次小群体的圈子播客,对于播客的推广应该是很有帮助。
今天在车上的时候忽然听到101.8在讨论关于moto+sina的手机播客宣传活动。我想我的博客概念也应该在意见的最后一条中回归主题。什么是生活?什么是现代化的生活方式?我们的生活是多彩的,这一点即便是在50年前那个物质生活极其匮乏的年代也是一样,所不同的是,现在我们可以把生活中很多美好发送给所有的朋友们。比如,海艺事件,萨达姆的绞刑,希腊的警察虐囚等等。当然还有今天的北大火灾。
每次看播客的时候我就想,我所看到的不是播客,而是一个被视频话了的文字,而且这些视频都极其的糟糕。我们并没有力量去改变一个媒体什么。因为新浪作为一个媒体一直都在按照自己的媒体构想思考问题。但有些时候新浪不会明白,报纸和网站,磁带和cd很有可能一辈子就这么相伴下去。当我们已经拥有cctv的时候我也不希望看到一个域名为sina.com,.cn的cctv。我们想看到的,是我们的生活,我们想听到的是我们的思想。这一点,新浪给不了,至少现在,新浪还给不了。

一直以来都很看好feed广告的前景,或者说不得不看好feed广告的前景。作为未来精读的一个重要手段,feed也许是介于内容和阅读器之间的唯一通道,因此,feed的广告将会是一种广泛的广告技术应用于互联网的各个角落。
自从订阅数量被我无端加大之后,抓虾几乎成了我唯一要去的网站,我所关注的所有信息抓虾都能以最简洁的方式推送到我的面前。因此当我遇到一个好网站的时候,首先要做的事情可能就是订阅。也就是说,网站的内容已经失去了它原来的面目,取而代之的是抓虾的外表和文章的内容,这个时候,无论是google的Google AdSense还是其他形式的js都显得没有必要。于是吕总就去了google,希望能有所收获。无奈xml的格式限制也只好作罢。但feedsky一直都在努力,最近的阅读的几篇post已经有了插播广告的眉目。
我一直不认同的话题广告的模式,因为它很容易造成受众的逆反心理。我不知道新一期的话题广告会不会给百合造成伤害。但我总觉得,突如其来的广告推送有时甚至能给广告主带来恶名。
很早以前在我订阅的一个feed中就出现了插播广告的情况,虽然我个人也觉得难以接受,但总体看来要比话题广告好得多。关于feedsky的插播广告,我本人还是持支持态度的。一种服务如果长期找不到盈利模式,或者长期处于亏损状态,无论是对于他的用户还是对于提供服务的团体或个人都不是一个好消息。Feed广告正好介于忍痛割爱和心满意足之间,也算是找到了一个相对平衡的平衡点。但feed广告依然不是很完美,所以这里给feedsky2个小建议,希望feedsky能考虑一下。
1,    还是希望feedsky把插播广告的位置放在post标题之下正文之上的位置。这一点从心理学的角度考虑要比放在psot结尾更有效率。
2,    希望feedsky能够考虑点睛的关键字模式。我个人非常喜欢点睛的关键字模式,一来,他大大缓解了post中枯燥的中文篇幅,2来,点睛的模式阅读起来也非常有趣。
最后免费赠送2个小小的祝愿给feedsky,希望feed广告模式不会像话题广告那样遭到反对。也希望中国能够出现一些真正优质的有盈利模式的服务来代表web2.0的发展。毕竟,再好的服务,没有盈利模式无论是对于他的提供商还是用户,都不能让人完全放心。

2006年的6月5日我写了一篇名为《rss我们是不是该做点什么了》的文章,一年零一个月之后,终于有人意识到了opml共享的重要性,这是我很愿意看到的,虽然时隔了将近1年多。
这一年多里我曾经写过很多话,他们中的某些部分,我至今依然认为是正确的,比如在很早的时候我就提到了rss的单向推送特性,而在最近的文章中it talks才把这个问题拿出来讨论。当然还有我一直坚定支持的rss摘要输出,现在看起来情况也有所好转,很多人都意识到了摘要输出的必要性,而不是全文输出。
对一个有思考能力的人来说,没有什么能比结论的正确性更让人感到兴奋的了。我也希望自己能够继续的思考下去。所谓的预见,就是能够提前预知一种趋势的发展方向。
我在南城公主的博客链接上看到她对我的评论:善于思考的年轻人sky。首先,我并不善于思考,第二,我的思考常常引来上帝和很多凡人的嘲笑。因此,我还是认为自己并不善于思考问题,仅仅是猜测一下未来而已。
最后,当然是共享自己的opml,有点大,因为大概有300多条feed。
一直都想给keso发邮件,希望他能共享自己的opml。

我原来的想法是,这篇文章会在明天晚上的时候写出来,后来想了想,也许明天会很累,也不知道几点才能回家,所以,还不如今天晚上的时候就把文章写好,今天发还是明天发都好有个准备。
5月底的时候我被告知没有希望留在实习了近7个月的学校,心情一下受了很大打击,最后一次从校门里走出来的时候,我在想自己是不是还有机会能回来,哪怕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希望我也宁愿相信它是真的。可惜,所有的梦都破灭了,留下了无尽的回忆。我和老师们说再见的时候,她们依然希望挽留我,但我自己必须面对事实。之后的几天里,我连续做了很多奇怪的梦,或者有的时候干脆在电脑面前发呆,我在想,谭老师的小孩现在怎么样了,没有了我胡老师会和谁谈论关于基金的问题。李老师是不是依然在忙前忙后的布置会场。高老师是不是还为了学生们玩游戏而头疼。然后梦就醒了,就像是撒手的气球消失在你的视线里一样。我就这样每天对着电脑发呆,看成千上万字的新闻,过着晚睡晚起的生活。
1个月的日子里我曾经有过几次面试的机会。我想在一个it集团里负责服务器的维护工作,结果被HR拒绝,理由是他们只需要java民工。我曾经去过一个会展公司。主管网络的工程师问了我几个很简单的问题,有些问题甚至简单到我不屑于回答的地步,但我依然强忍着无奈逐字逐句的解释每一个含义。最后HR和我说,他们需要的是一个业务员和网络管理的双面人才,我很合适,但薪金方面他们只能提供转正的1500元,还要和业绩挂钩。我于是断然拒绝了这个offer。我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沦落到这种地步,我会如此落魄的接受一个1500的offer,还要承担2方面的工作。我认为这是对我11年计算机学习生涯的一种侮辱,我走的时候并没有回头,老实说,我可能从没那么果断的选择离开过。
后来我有幸去了一家国内顶级的网站面试。这一次HR对我的实力产生了怀疑,他很坦诚的和我说出了工作的压力和枯燥。在去面试的头一天晚上,我甚至都不相信自己会有这样的经历。因为我做梦都没想过有一天会有这样的机会去那里工作。结果HR婉转的拒绝了我。这一次我同样感到侮辱,我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被指吃软饭,也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因为技术的问题被拒绝。当然我很有可能因为技术的问题被拒绝,只是我从没做过这样的打算。
6月的整整20多天里,我其实都在等人事局的消息。我盼望着人事局的朋友能给我介绍一个很好的工作。后来我和父亲开车去了牛栏山的一所学校。回来的时候,我们家所有的人都没有同意这个offer。我母亲直截了当的和我说,当年她从顺义插队回来,没想到现在又要把我扔到顺义去,她不会让我去。
几天前我认识了孔老师,找到了现在的工作。虽然工作的地点依然离家很远,但我对于这个工作的渴求,比以往的任何一个工作都要强烈,当然不能包括实习了7个月的学校。我和孔老师交谈的时候,彼此都很坦诚,他是互联网里有头有脸的人物,我很高兴有机会能够和他一起工作,并且向他学习一些东西。明天我就要正式去上班了,走上人生的另一个阶段,无论是对于谁,都应该是无比兴奋的。我也很高兴能够让父母为了我工作的事情而放心。对于家里唯一的子女,他们都是格外的关爱。
我想说的是我的故事,故事的最后,我依然觉得自己有很多不一样的东西。前几天和董阿姨聊天的时候,她和我说,也许是之前的那个学校让你对所有的工作都没了好感。我想是的。如果现在让我在选择会展公司的工作,我也许会去接受。我想我不会。应该承认的是,对于我个人的求职道路,也许是艰难了一点,一个看似很好的前景却没有走到最后,让我不得不在6月初的时候从零开始。但即使是在被顶尖网站的HR拒绝的时候,我依然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不同,这种不同,让我坚定的认为自己不会是那种一无是处的人,也正是这种力量让我能够再一次决绝会展公司的offer(如果可能的话)。当我认识孔老师的时候,我已经意识到这是我求职过程中不可多得的机会。让未来去说话,我现在不想多说。
我觉得很多时候家长都已经无法跟上这个时代,比如,当我每天阅读十几万字甚至是几十万字的时候,他们依然对我所做的事情耿耿于怀。他们并不明白一个人的第一个工作会对自己的一生产生多么大的影响,特别是对一个已经找到人生方向的人来说。所以,当我们不断的被长辈攻击的时候,当我们为自己的方向迷茫的时候,当我们无法为自己的未来做出方向的时候,即便是再没有时间的情况下也要静下心来把问题想清楚。考虑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自己的兴趣是什么。对于那些没有方向的人,会展公司的工作显然就是一个救命的稻草,而对于我,很显然,它不是。
从2月起养成的习惯,每个月的最后一天会写一篇post,综述一下这个月发生过的,自己还能想起的值得回忆的事情。6月底的时候,我的心情已经接近了最低谷,当时唯一的想法就是希望实现自身的价值回报社会并且能有一些稳定的收入。后来我想了很久,6月这篇文章并没有在6月底的时候按时出现。现在我找到了一份自己认为满意的工作,大四的求职经历也就可以告一段落,所以把我个人整个的求职经历写下来,希望对别人也能有所帮助。对于我自己,更多的欣喜在于我即将能够对社会贡献自己的价值。也许没人会相信,但这却是真的。
关于之前学校的那份工作,之后的一个月里,我曾经试想了很多种污蔑性的词语去讽刺它。我想,如果当时我有机会留在那个学校里将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可能都是一个安静的杂志录入员。可现在,我依然希望有一天能够回去,坐在那里的时候让我感到安静,特别是当我发现自己老了的时候,我想我会非常需要这种安静。孔老师曾经和我说,有些人的梦想就是在海边,有一栋别墅,漂亮的落地玻璃窗,他在里面安静的上网。我想我不会有那么一天。我依然喜欢城市的喧嚣。但我更清楚的是,无论你选择的是哪一份工作,实际上,你都是在用你的生命去奉献。对于一个人,一生中并没有多少日子可以贡献自己的价值,而如果你把这些日子都放在一个连自己都不相信能够成功的事业上,对于你自己,毫无疑问是一种浪费,所以,想清楚了再行动,工作和生命都很重要。

我曾经觉得msn的签名是个很好的生意,之后不久就出现了Twitter,但奇怪的是我从来都没觉得Twitter是个好生意。于是,在矛盾中我一次次的反思这到底是为什么。后来,中国的Twitter成了聊天室,而msn则在一定意义上成了商业工具。他们的价值在哪里?我想弄明白。
Twitter被译为叽叽喳喳的讲话。从Twitter的发展状况来看也确实体现出了这种叽叽喳喳的特性。谈话总有自己的价值,尤其是当你在倾听别人谈话的时候,你总能或多或少的得到些什么。
我觉得msn的签名是个好生意,而且不光我这么觉得,MS也这么认为,还有一些花钱买签名的商家,包括救助王晓越的朋友们。在我看来msn的签名之所以是个生意不仅仅是因为msn天生的商务特性,也在于签名的相对稳定化,这是一种基础。
北京人,尤其是老北京人住在胡同里的时候遇上了总爱问一句:吃了吗?这和英国人聊天说天气是一个道理。有的时候北京人明明知道对方吃了,还是要问一句体现一下关心。所以饭否这个名字很好,很北京,或者也可以说,很中国。因为里面有个否字。饭否有了保存msn签名的功能,我就觉得这是个好生意。因为从来没有人认为保留这些无聊的签名也是生意。但叽叽喳喳的饭否看到了,从此饭否也有了内容,一举两得的事情当然应该做。但功能毕竟是功能,Twitter的主体并不是保存签名,所以,当人们用到饭否的时候,依然在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当无数的签名被无情的刷新,原来的生意也就不再是生意。这也就是我认为的一种不同。饭否和签名都是内容,但他们并不都是生意。因为饭否并没有签名那些如此精致的内容,所以我感到难过,当一只珍贵的中华鲟游入大海的时候,它还有它的价值吗?。当你花时间花经历把中华鲟从海中营救回来的时候,你意识过你的得失吗?这是生意吗?
所以,当我看到Twitter的时候,我并不认为它是一种生意。因为当我们面对Twitter的时候就像是我们在面对一望无际的大海一样。实际上对于互联网给于我们的那些帮助,最简单的2个字就是筛选,有些人也把它叫做过滤。于是,我就想知道,Twitter的价值到底是过滤,还是汇总?如果是汇总,那到底签名是生意,还是Twitter是生意?

文章的最后一段,我要告诉你以上我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错的,因为当我关注Twitter的时候,我很高兴的看到一些赞扬Twitter价值的文章,其中的一些甚至是我无法解释缘由的价值。文章中说:小兰是一个很害羞的姑娘,除了她的男朋友,几乎没人关心她在做什么,她在想什么,我们也不了解Twitter的价值到底在哪里,到底是什么,但是,即使在Twitter上有一个人关注小兰,即使就那么一个人,对于小兰来说,这就是Twitter的价值。所以文章的最后想为我的一个朋友拉一些选票,作为一个个人参赛的选手,能够闯进央视主持人大赛的全国36强已经证明了她的实力。您应该意识到,您的每一次点击都将为她迎来一个更加美好的人生。

关于话题广告的讨论已经愈加激烈,大家都在说而且是各执一词,我之前说过口碑营销的问题,今天再补充一点。
口碑营销这个概念准确的说应该分为2种,这也就是为什么杨勃认为口碑和营销本来就矛盾的原因。第一个版本可以理解为一种发自内心的处于非盈利目的的推荐,比如,当你需要邮箱的时候我就会向你推荐gmail。这是口碑,也算是帮google营销了一把。第2个版本相对就比较宽泛,当你需要邮箱的时候,由于我收了xx的钱,违心的告诉你xx的邮箱最好。就成了口碑营销。现在所说的口碑营销估计都和第2个版本或多或少的有些相似之处,所以也就不难理解目前遭人唾骂的艰难处境。
本来口碑营销是个好东西,准确的说,要实现口碑营销的人基本上不用在营销方面下很多表面功夫,也许正是因为口碑营销无法比拟的“魔力”才致使得目前这种变态的伪口碑如此盛行。而我则认为,无论商家如何炒作口碑这个概念,都无法替代传承已久的真正的口碑模式。
在《互联网的节点》一文中我曾经提到过一个概念。在我看来,某些人,对于互联网知识和应用的传播起着连接最后一公里的巨大作用,这些人,被我称之为互联网的节点。而在引爆流行一书中也提出:“只有当我们这种传播遇到一个“联系员”或者“内行”(那些对别人的消费有很大影响力的人)的时候,我们的传播才会得到迅速的扩张,并且形成流行。”这个概念。所以,无论是否有人认为口碑和营销是2种相互矛盾的产物,也无论是否有人认为口碑营销的关键问题是效率,还是有人直截了当的说口碑没有机会,口碑真正的问题所在其实在于事务的真正好坏,或者说,是在测试者眼中的被评物体好坏。当博客遇到金钱时,有人觉得应该松口,应该说一些违心的话,虽然我本人一直都觉得恶心,但实际上,我依然能够平静的接受。当然我也一直坚信一个真理,当一个人在没有任何利益引诱的情况下是愿意讲真话,乐于讲真话的。所以,博客上的口碑也就很难代替真正的口碑。广义的口碑无法替代真正的口碑。无论未来的口碑模式朝着什么样的方向发展下去,我都坚信,我的朋友依然是可以信赖的,他们推荐给我的产品,我还是很乐意尝试的,当然,博客必须除外。
最后想感谢一下所有订阅我blog的朋友们,是你们让我拥有了话题广告的资格,不过我也在这里郑重的承诺自己不会涉足话题广告这个无聊的模式。我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代表我的真心想法,因为我懒得去掩饰,那样很麻烦。

上班一周了,有几个小感悟,拿出来分享一下。
我有了自己的办公桌,一个19寸的宽屏显示器,我认为可以接受的收入,每天4个小时的路程,很乐于帮助我的同事们,还有我那个几年后才能实现的梦。
当我看到孔老师和江山讨论问题的时候,我忽然意识到这和我以前在博客里愚蠢批评别人的做法有着很大程度上的不同。简单一点说,商业,要比我在学校里指着别人的鼻子骂我操你妈复杂的多。
当我想起互联网里的这些人,我想我们是悲哀的,也许,很有可能,我们是整个世界最悲哀的那部分人。当我拿着手提包出现在地铁站的时候,一个初中同学和我说,你现在搞高科技呢吧。我就惭愧的微笑一下。原来,我在别人眼里我是个搞高科技的人。但当你打开wallcoo.com的时候,你才意识到,那些曾经被我们以为无懈可击的构思其实都是无比的可笑,以至于当wallcoo.com这样简单的网站实现自己价值的时候,那些被你称为经典的核心算法却没有产生一点价值。我不禁要问,这是为什么。当你想清楚这个问题开始恍然大悟决定跳出来的时候,你又不得不问自己,除了它,我还能做什么?
小满要去日本了,真tmd可恶,对于我别说是日本,连穿衣服的日本人都没见过。但我们这一带去日本有些先天的优势,语言关就不用发愁了。这也许也是一种侵略,当我们接受机器猫的时候,当我们接受武藤兰的时候,当我们接受吉野家的时候,也许将来还会有当我们接受那些拿着枪的日本人的时候。
以前的同学和我说《变形金刚》是部好电影,有人说20年前美国人埋埋藏在下的种子发芽了,我想种子早就发芽了,20年前就发芽了,当然还有20年来一直埋藏在我们心中的思念。
看别人博客的时候,我觉得我们都很无聊,我们吃的是最普通的饭,住的是最普通的房子,开的是最普通的汽车,就职的是最普通的公司,想的却都是李彦宏和jobs如何管理他们的公司。
早上我在地铁站遇到一个发小,晚上的时候在车上碰到一个初中同学,然后我就不由得想起以前总是回响在脑海中的一个次:多年的媳妇熬成婆。我没再多想,也没有眼泪往下流,我只是和小喜在qq里说,如果可以,我愿意陪你上一辈子自习。年轻真好,但我们回不去了,纯真很好,但我们已经不再拥有。
和江山吃饭的时候我忽然觉得进公司也很有前途,可惜的是我要一直接受每天4个小时的车程。然后就被现实打了两记耳光,现实和我说,没有受苦的人生简直是不现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