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7-07-31

 昨天一个朋友在msn上问我百度和google的比较。虽然自己觉得很无聊,但还是回答了不少内容。关于百度和google的问题,无论是谁,都能说上很多,就好像是杀毒软件一样。你把你认为不错的杀毒软件推荐给一个“外行”他也有可能坚定的说不好。理由就千奇百怪了。
这几天确实接触了不少关于搜索引擎的评论。我还记得当初自己写的那篇文章《我们为什么用google!&?》后来被keso抄录到网摘中,其实从那个时候起,我就已经意识到,百度其实和google在有一条完全不同的路。仅仅因为表面上的功能很相似就拿来比较是愚蠢的。美女还有不同的美法呢,百度和谷歌也应该从不同的角度来看。
今天在公司里讨论界面的时候,老孔和我说,用户逻辑和程序逻辑是2个逻辑,我想用户的逻辑有自己的名字,叫用户逻辑。所以我说深了可能对一般用户没什么用,因为90%的网民用google和百度还是搜索,无论我怎么说,百度和google还都是搜索引擎。
单从用户体验来讲,其实我一直都喜欢百度,没什么特别理由,个人感觉而已。老有人说百度广告多,搜索不准确,但其实,对于不会用搜索引擎的朋友们来讲无论遇到那个引擎,输入不好关键词,都会比较麻烦,因此这里引出本文的主旨:学会输入关键词。
输入关键词是个很简单的问题,比如,当我想买汽车的时候,我在百度和google里同时输入汽车,结果很难让人满意,这是肯定的。这里所说的关键词,其实是一个很偏僻,少见的“怪词”。当你需要找到一个物品的时候,输入一些偏僻且怪异的词汇,效果可能就会不一样。从用户体验来看,ubuntu这个词会有很多很长的搜索结果,但ubuntu compiz就会少很多,如果是ubuntu compiz ati就很更少,以此类推…
写给互联网初级用户,希望大家都能用搜索,用好搜索。不要找什么女人都打美女,找什么thinkpad都打笔记本。(例子都很幼稚,大家明白就好)

2007-07-29

 本来今天想展开写一些关于“摇摇欲坠”小公司的故事。不料花花写了一篇关于脚印功能的文章。我觉得很好,就拿来讨论一下。
脚印功能是一个我非常喜欢的功能,这个功能最早还是在搜狐的blog中看到的。后来,新浪也有了这样的功能。Mybloglog也有,当然,如果眼光放开一点,淘宝也有这样的功能。
脚印系统分两种,对自己,或者对别人。Blog里一个功能承载了两方面的用途,淘宝里只有对自己(可能)我觉得都挺好,都有必要。新系统里我提议增加这个功能,被驳回,想了想确实用不上,但这不代表我不喜欢这个功能。
博客系统里脚印的功能无非就是sns和pv。这一点我个人深有体会,如果还是用小兰来举例的话,除了她的男朋友,相信不会有多少人在意她会想什么,她的生活中发生了什么,如果Twitter对于小兰是一个改变的机会,那么blog就更是。脚印系统的优点在于,当小兰开始发现blog的价值之后,脚印系统就可以更方便的让她和关注她的人取得联系。无论脚印功能的出发点是不是真的在于pv和sns,至少,它能让小兰找到自己想找的朋友。
我今天看到一句话,很好:程序员和宇宙在进行一场竞赛,程序员不停的生产最弱智的产品,宇宙在生产最弱智的用户,就目前的形势来看,宇宙依然在领先。
其实我想说脚印这个功能,多半也就是在说弱智的程序和宇宙的生产过程。过去王峰在回帖里还说,我们都必须设想用户是懒惰的,我再加一句,用户是弱智的。那么,你想过没有,一个甚至都不需要点击鼠标的功能是一个多么优秀的功能,这个功能,能够让多少弱智的用户从此受益,你又想过没有,当某人拿着沉默的大多数概念开始突袭821中的8时,他的方法是什么,那些沉默的人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我想说的是,最优秀的功能,是用户甚至连点击鼠标都不需要就可以完成操作的功能,其次的功能,才涉及到点击的门槛。
最后顺便说一下某些人对搜索引擎替代品的理解,我的要求,对于搜索引擎来讲,应该抛开关键词这个概念。某些人回帖说是什么语音搜索,这无疑是可笑的,可笑到我认为没有继续谈论的必要。如果你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欢迎回帖告诉我答案,因为我真的不知道。

2007-07-28

 现在再说digg,都俗了,但不能否认的是,pligg依然是最热的建站开源程序之一,其火爆程度可想而知。
有消息说最近digg.com抛弃了google而选择微软。我试探性的问某人digg的盈利模式在哪里?他和我说,有人气就好。这是最通俗,简易,通用的答案,
Digg的盈利模式
1,类似Google AdSense模式
2,软文
3,暴民
4,其他
不列了,最近发现自己逻辑思维的先天缺陷….
其实我想说的仅仅是如何来看待digg,如果是digg是一种民意的表达,那么,blog也是一种digg,只是排序方法不同,用户数量有差异,贡献者稀少而已。所以所有应用于blog的盈利模式,digg都能用。但可怜的是,blog自己的盈利模式都少得可怜无法给digg出主意。因此,digg和 blog一样商业出路目前来看都不好。比blog要无奈的多,digg天生就必须拥有商业模式。当blog暗自欢乐的时候,digg却不得不发愁自己的出路。
当别人用他们的页面承载您服务的时候,当您的所有内容都不得不交由一个摇摇欲坠公司再加工的时候,当这个摇摇欲坠的公司忽然被一个互联网老大收购让您不得不担心自己内容未来的时候,digg的盈利模式就更加模糊了。
这故事就像是,一个义务种树的朋友,嘴上说的是义务种树,想的确是如何把树上的果子据为己有。

2007-07-22

 昨天说到百度的超女贴吧,后来想了想,觉得这是个好问题,所以理清思路总结性的说一下。以前我写过关于百度贴吧的文章,地址在这里
开头还是要从keso的文章说起,在文章中他说:“但这不代表百度不会成为奥运会的最大受益者之一,尽管目前它的奥运会吧还很冷清。”当然我并不是很同意这个观点,理由很简单,奥运和超女在本质上有着很多不同,而这些不同,恰恰是用户用不用搜索的主要原因。如果用户在查看奥运新闻的过程中抛弃了百度,那么,贴吧也就相对没有了意义。
超女和奥运最主要的不同,在我看来还是知名度的问题。用超女a举例。超女a在没有参加超女之前一定是个默默无闻的小女生,而超女则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 fans会说,a是谁?她今年多大了?哪里人?在哪里上学,专业是什么?喜欢吃什么?有什么爱好?等等等等。这个时候,百度就成了唯一的选择。当你搜索超女a的时候会惊奇的发现百度贴吧里有一群疯狂的afans。于是加入进来参与讨论就成了最自然不过的事情。这是一条清晰的思路,一般人看来是那么的平常和正确。而奥运的不同则在于,并不会有那么一个默默无闻的人或者是项目值得你去用百度,能够进入奥运大家庭的项目必定会是一个被世界人民接受的全球性体育运动,而就单个运动员来讲,国外的不必多说,国内的运动员,在fans量上,很难达到超女的数量级,也就不会存在火爆的问题,再者以现在互联网信息的推送速度,用百度搜新闻是很不实际的一件事。也就是说,除非奥运有卡巴迪这种变态项目,否则,观众不会用到多少次百度,也就不会有什么贴吧一说。关于那些按捺不住要说话的网民到底应该去那里留言,我认为是个很值得思考的问题。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个生意大致和百度无关,因为当你在一个页面上看到一个新闻的时候,你是下意识的在新闻后留言还是再开一个窗口去百度贴吧是个可笑的问题。
所以最后总结一下自己的思路,百度贴吧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都在依靠搜索的力量,当人们抛开搜索思路的时候,贴吧也就不会是一种必然。当然,贴吧和知道都是很好的模式,我本人也非常喜欢。从一个另类的角度去理解,贴吧和知道走的都是蓝海路线,在某些大鳄面前,还是要低头。奥运会无疑是一块被无数大鳄看上眼的好肉。

2007-07-21

 办公室里孔老师忽然大喊了一句:新浪、腾讯、网易联手了。我很少听他这么有激情的说一个新闻。上一次,还是网通48小时强制断网的时候。
新浪、腾讯、网易的联手对搜狐肯定是个最不幸的消息。以下说三点:
关于垄断:
Keso 在post中提到搜狐垄断的梦想注定是难以实现的。我认为有道理。不过话说回来,这种垄断,很可能是一种必然,否则搜狐在几年前所做的种种努力在日后都会被认为是可笑和幼稚的。百度当然不用着急,因为目前的他,还不用为内容着急,但可以遇见的是,无论是搜狐垄断的可能性还是百度奥运吧的目前冷清都不可能参与再次成为另一个超女的复制过程。因为奥运和超女的最大不同在于,超女是从默默无闻走向家喻户晓,这其中,必不可少的是信息的获取,但奥运的名气明显要比超女大很多。
关于格局
有人说这一仗的成败,在很大程度上将决定未来中国互联网的格局。我比较认同这个观点。当每个人都认为奥运是个生意的时候,奥运无疑就是最牛逼的生意。在十几天的日子里深刻的改变一个用户的习惯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所以,格局的改变上几乎可以肯定的说是一种必然。不过这里还是要多唠叨几句。虽然格局的改变是一种必然,但门户的未来在我看来也不一定就是一个没落的结局。当我们以为精读和交流深刻改变我们知识获取渠道的时候,我们没有意识到的问题是,你依然需要获取一些大众知识以让自己更像一个社会人而不是边缘人。
关于权利
按照搜狐的设想,在奥运期间除了搜狐谁都不能提奥运这2个字,如果是这样,那中国仅存一个搜狐也就足够了,显然这是不可能的。关于新闻的权利,估计要争论很久很久,最终将会是一场利益交错的深刻博弈,静观其变是个很好的选择。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实际上结盟是一种必须,否则,搜狐用自己高高在上的地位打压每一个竞争对手,谁也没有好日子过,但未来的路还很长,300多天的日子里,变数还很多,结盟注定只能是个开始。
另外插播一条生活体验:打车的时候多和司机聊聊,他们对生活深有心得。

2007-07-17

 关于话题广告的讨论已经愈加激烈,大家都在说而且是各执一词,我之前说过口碑营销的问题,今天再补充一点。
口碑营销这个概念准确的说应该分为 2种,这也就是为什么杨勃认为口碑和营销本来就矛盾的原因。第一个版本可以理解为一种发自内心的处于非盈利目的的推荐,比如,当你需要邮箱的时候我就会向你推荐gmail。这是口碑,也算是帮google营销了一把。第2个版本相对就比较宽泛,当你需要邮箱的时候,由于我收了xx的钱,违心的告诉你xx的邮箱最好。就成了口碑营销。现在所说的口碑营销估计都和第2个版本或多或少的有些相似之处,所以也就不难理解目前遭人唾骂的艰难处境。
本来口碑营销是个好东西,准确的说,要实现口碑营销的人基本上不用在营销方面下很多表面功夫,也许正是因为口碑营销无法比拟的“魔力”才致使得目前这种变态的伪口碑如此盛行。而我则认为,无论商家如何炒作口碑这个概念,都无法替代传承已久的真正的口碑模式。
在《互联网的节点》一文中我曾经提到过一个概念。在我看来,某些人,对于互联网知识和应用的传播起着连接最后一公里的巨大作用,这些人,被我称之为互联网的节点。而在引爆流行一书中也提出:“只有当我们这种传播遇到一个“联系员”或者“内行”(那些对别人的消费有很大影响力的人)的时候,我们的传播才会得到迅速的扩张,并且形成流行。”这个概念。所以,无论是否有人认为口碑和营销是2种相互矛盾的产物,也无论是否有人认为口碑营销的关键问题是效率,还是有人直截了当的说口碑没有机会,口碑真正的问题所在其实在于事务的真正好坏,或者说,是在测试者眼中的被评物体好坏。当博客遇到金钱时,有人觉得应该松口,应该说一些违心的话,虽然我本人一直都觉得恶心,但实际上,我依然能够平静的接受。当然我也一直坚信一个真理,当一个人在没有任何利益引诱的情况下是愿意讲真话,乐于讲真话的。所以,博客上的口碑也就很难代替真正的口碑。广义的口碑无法替代真正的口碑。无论未来的口碑模式朝着什么样的方向发展下去,我都坚信,我的朋友依然是可以信赖的,他们推荐给我的产品,我还是很乐意尝试的,当然,博客必须除外。
最后想感谢一下所有订阅我blog的朋友们,是你们让我拥有了话题广告的资格,不过我也在这里郑重的承诺自己不会涉足话题广告这个无聊的模式。我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代表我的真心想法,因为我懒得去掩饰,那样很麻烦。

 上班一周了,有几个小感悟,拿出来分享一下。
我有了自己的办公桌,一个19寸的宽屏显示器,我认为可以接受的收入,每天4个小时的路程,很乐于帮助我的同事们,还有我那个几年后才能实现的梦。
当我看到孔老师和江山讨论问题的时候,我忽然意识到这和我以前在博客里愚蠢批评别人的做法有着很大程度上的不同。简单一点说,商业,要比我在学校里指着别人的鼻子骂我操你妈复杂的多。
当我想起互联网里的这些人,我想我们是悲哀的,也许,很有可能,我们是整个世界最悲哀的那部分人。当我拿着手提包出现在地铁站的时候,一个初中同学和我说,你现在搞高科技呢吧。我就惭愧的微笑一下。原来,我在别人眼里我是个搞高科技的人。但当你打开wallcoo.com的时候,你才意识到,那些曾经被我们以为无懈可击的构思其实都是无比的可笑,以至于当wallcoo.com这样简单的网站实现自己价值的时候,那些被你称为经典的核心算法却没有产生一点价值。我不禁要问,这是为什么。当你想清楚这个问题开始恍然大悟决定跳出来的时候,你又不得不问自己,除了它,我还能做什么?
小满要去日本了,真tmd可恶,对于我别说是日本,连穿衣服的日本人都没见过。但我们这一带去日本有些先天的优势,语言关就不用发愁了。这也许也是一种侵略,当我们接受机器猫的时候,当我们接受武藤兰的时候,当我们接受吉野家的时候,也许将来还会有当我们接受那些拿着枪的日本人的时候。
以前的同学和我说《变形金刚》是部好电影,有人说20年前美国人埋埋藏在下的种子发芽了,我想种子早就发芽了,20年前就发芽了,当然还有20年来一直埋藏在我们心中的思念。
看别人博客的时候,我觉得我们都很无聊,我们吃的是最普通的饭,住的是最普通的房子,开的是最普通的汽车,就职的是最普通的公司,想的却都是李彦宏和jobs如何管理他们的公司。
早上我在地铁站遇到一个发小,晚上的时候在车上碰到一个初中同学,然后我就不由得想起以前总是回响在脑海中的一个次:多年的媳妇熬成婆。我没再多想,也没有眼泪往下流,我只是和小喜在qq里说,如果可以,我愿意陪你上一辈子自习。年轻真好,但我们回不去了,纯真很好,但我们已经不再拥有。
和江山吃饭的时候我忽然觉得进公司也很有前途,可惜的是我要一直接受每天4个小时的车程。然后就被现实打了两记耳光,现实和我说,没有受苦的人生简直是不现实的。

2007-07-14

我曾经觉得msn的签名是个很好的生意,之后不久就出现了Twitter,但奇怪的是我从来都没觉得Twitter是个好生意。于是,在矛盾中我一次次的反思这到底是为什么。后来,中国的Twitter成了聊天室,而msn则在一定意义上成了商业工具。他们的价值在哪里?我想弄明白。
Twitter被译为叽叽喳喳的讲话。从Twitter的发展状况来看也确实体现出了这种叽叽喳喳的特性。谈话总有自己的价值,尤其是当你在倾听别人谈话的时候,你总能或多或少的得到些什么。
我觉得msn的签名是个好生意,而且不光我这么觉得,MS也这么认为,还有一些花钱买签名的商家,包括救助王晓越的朋友们。在我看来msn的签名之所以是个生意不仅仅是因为msn天生的商务特性,也在于签名的相对稳定化,这是一种基础。
北京人,尤其是老北京人住在胡同里的时候遇上了总爱问一句:吃了吗?这和英国人聊天说天气是一个道理。有的时候北京人明明知道对方吃了,还是要问一句体现一下关心。所以饭否这个名字很好,很北京,或者也可以说,很中国。因为里面有个否字。饭否有了保存msn签名的功能,我就觉得这是个好生意。因为从来没有人认为保留这些无聊的签名也是生意。但叽叽喳喳的饭否看到了,从此饭否也有了内容,一举两得的事情当然应该做。但功能毕竟是功能,Twitter的主体并不是保存签名,所以,当人们用到饭否的时候,依然在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当无数的签名被无情的刷新,原来的生意也就不再是生意。这也就是我认为的一种不同。饭否和签名都是内容,但他们并不都是生意。因为饭否并没有签名那些如此精致的内容,所以我感到难过,当一只珍贵的中华鲟游入大海的时候,它还有它的价值吗?。当你花时间花经历把中华鲟从海中营救回来的时候,你意识过你的得失吗?这是生意吗?
所以,当我看到Twitter的时候,我并不认为它是一种生意。因为当我们面对Twitter的时候就像是我们在面对一望无际的大海一样。实际上对于互联网给于我们的那些帮助,最简单的2个字就是筛选,有些人也把它叫做过滤。于是,我就想知道,Twitter的价值到底是过滤,还是汇总?如果是汇总,那到底签名是生意,还是Twitter是生意?

文章的最后一段,我要告诉你以上我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错的,因为当我关注Twitter的时候,我很高兴的看到一些赞扬Twitter价值的文章,其中的一些甚至是我无法解释缘由的价值。文章中说:小兰是一个很害羞的姑娘,除了她的男朋友,几乎没人关心她在做什么,她在想什么,我们也不了解Twitter 的价值到底在哪里,到底是什么,但是,即使在Twitter上有一个人关注小兰,即使就那么一个人,对于小兰来说,这就是Twitter的价值。所以文章的最后想为我的一个朋友拉一些选票,作为一个个人参赛的选手,能够闯进央视主持人大赛的全国36强已经证明了她的实力。您应该意识到,您的每一次点击都将为她迎来一个更加美好的人生。

2007-07-10

 我原来的想法是,这篇文章会在明天晚上的时候写出来,后来想了想,也许明天会很累,也不知道几点才能回家,所以,还不如今天晚上的时候就把文章写好,今天发还是明天发都好有个准备。
5 月底的时候我被告知没有希望留在实习了近7个月的学校,心情一下受了很大打击,最后一次从校门里走出来的时候,我在想自己是不是还有机会能回来,哪怕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希望我也宁愿相信它是真的。可惜,所有的梦都破灭了,留下了无尽的回忆。我和老师们说再见的时候,她们依然希望挽留我,但我自己必须面对事实。之后的几天里,我连续做了很多奇怪的梦,或者有的时候干脆在电脑面前发呆,我在想,谭老师的小孩现在怎么样了,没有了我胡老师会和谁谈论关于基金的问题。李老师是不是依然在忙前忙后的布置会场。高老师是不是还为了学生们玩游戏而头疼。然后梦就醒了,就像是撒手的气球消失在你的视线里一样。我就这样每天对着电脑发呆,看成千上万字的新闻,过着晚睡晚起的生活。
1个月的日子里我曾经有过几次面试的机会。我想在一个it集团里负责服务器的维护工作,结果被HR拒绝,理由是他们只需要java民工。我曾经去过一个会展公司。主管网络的工程师问了我几个很简单的问题,有些问题甚至简单到我不屑于回答的地步,但我依然强忍着无奈逐字逐句的解释每一个含义。最后HR和我说,他们需要的是一个业务员和网络管理的双面人才,我很合适,但薪金方面他们只能提供转正的1500元,还要和业绩挂钩。我于是断然拒绝了这个offer。我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沦落到这种地步,我会如此落魄的接受一个1500的offer,还要承担2方面的工作。我认为这是对我11年计算机学习生涯的一种侮辱,我走的时候并没有回头,老实说,我可能从没那么果断的选择离开过。
后来我有幸去了一家国内顶级的网站面试。这一次HR对我的实力产生了怀疑,他很坦诚的和我说出了工作的压力和枯燥。在去面试的头一天晚上,我甚至都不相信自己会有这样的经历。因为我做梦都没想过有一天会有这样的机会去那里工作。结果HR婉转的拒绝了我。这一次我同样感到侮辱,我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被指吃软饭,也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因为技术的问题被拒绝。当然我很有可能因为技术的问题被拒绝,只是我从没做过这样的打算。
6月的整整20多天里,我其实都在等人事局的消息。我盼望着人事局的朋友能给我介绍一个很好的工作。后来我和父亲开车去了牛栏山的一所学校。回来的时候,我们家所有的人都没有同意这个 offer。我母亲直截了当的和我说,当年她从顺义插队回来,没想到现在又要把我扔到顺义去,她不会让我去。
几天前我认识了孔老师,找到了现在的工作。虽然工作的地点依然离家很远,但我对于这个工作的渴求,比以往的任何一个工作都要强烈,当然不能包括实习了7个月的学校。我和孔老师交谈的时候,彼此都很坦诚,他是互联网里有头有脸的人物,我很高兴有机会能够和他一起工作,并且向他学习一些东西。明天我就要正式去上班了,走上人生的另一个阶段,无论是对于谁,都应该是无比兴奋的。我也很高兴能够让父母为了我工作的事情而放心。对于家里唯一的子女,他们都是格外的关爱。
我想说的是我的故事,故事的最后,我依然觉得自己有很多不一样的东西。前几天和董阿姨聊天的时候,她和我说,也许是之前的那个学校让你对所有的工作都没了好感。我想是的。如果现在让我在选择会展公司的工作,我也许会去接受。我想我不会。应该承认的是,对于我个人的求职道路,也许是艰难了一点,一个看似很好的前景却没有走到最后,让我不得不在6月初的时候从零开始。但即使是在被顶尖网站的HR拒绝的时候,我依然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不同,这种不同,让我坚定的认为自己不会是那种一无是处的人,也正是这种力量让我能够再一次决绝会展公司的offer(如果可能的话)。当我认识孔老师的时候,我已经意识到这是我求职过程中不可多得的机会。让未来去说话,我现在不想多说。
我觉得很多时候家长都已经无法跟上这个时代,比如,当我每天阅读十几万字甚至是几十万字的时候,他们依然对我所做的事情耿耿于怀。他们并不明白一个人的第一个工作会对自己的一生产生多么大的影响,特别是对一个已经找到人生方向的人来说。所以,当我们不断的被长辈攻击的时候,当我们为自己的方向迷茫的时候,当我们无法为自己的未来做出方向的时候,即便是再没有时间的情况下也要静下心来把问题想清楚。考虑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自己的兴趣是什么。对于那些没有方向的人,会展公司的工作显然就是一个救命的稻草,而对于我,很显然,它不是。
从2月起养成的习惯,每个月的最后一天会写一篇post,综述一下这个月发生过的,自己还能想起的值得回忆的事情。6月底的时候,我的心情已经接近了最低谷,当时唯一的想法就是希望实现自身的价值回报社会并且能有一些稳定的收入。后来我想了很久,6月这篇文章并没有在6月底的时候按时出现。现在我找到了一份自己认为满意的工作,大四的求职经历也就可以告一段落,所以把我个人整个的求职经历写下来,希望对别人也能有所帮助。对于我自己,更多的欣喜在于我即将能够对社会贡献自己的价值。也许没人会相信,但这却是真的。
关于之前学校的那份工作,之后的一个月里,我曾经试想了很多种污蔑性的词语去讽刺它。我想,如果当时我有机会留在那个学校里将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可能都是一个安静的杂志录入员。可现在,我依然希望有一天能够回去,坐在那里的时候让我感到安静,特别是当我发现自己老了的时候,我想我会非常需要这种安静。孔老师曾经和我说,有些人的梦想就是在海边,有一栋别墅,漂亮的落地玻璃窗,他在里面安静的上网。我想我不会有那么一天。我依然喜欢城市的喧嚣。但我更清楚的是,无论你选择的是哪一份工作,实际上,你都是在用你的生命去奉献。对于一个人,一生中并没有多少日子可以贡献自己的价值,而如果你把这些日子都放在一个连自己都不相信能够成功的事业上,对于你自己,毫无疑问是一种浪费,所以,想清楚了再行动,工作和生命都很重要。

2007-07-06

 2006年的6月5日我写了一篇名为《rss我们是不是该做点什么了》的文章,一年零一个月之后,终于有人意识到了opml共享的重要性,这是我很愿意看到的,虽然时隔了将近1年多。
这一年多里我曾经写过很多话,他们中的某些部分,我至今依然认为是正确的,比如在很早的时候我就提到了rss的单向推送特性,而在最近的文章中it talks才把这个问题拿出来讨论。当然还有我一直坚定支持的rss摘要输出,现在看起来情况也有所好转,很多人都意识到了摘要输出的必要性,而不是全文输出。
对一个有思考能力的人来说,没有什么能比结论的正确性更让人感到兴奋的了。我也希望自己能够继续的思考下去。所谓的预见,就是能够提前预知一种趋势的发展方向。
我在南城公主的博客链接上看到她对我的评论:善于思考的年轻人sky。首先,我并不善于思考,第二,我的思考常常引来上帝和很多凡人的嘲笑。因此,我还是认为自己并不善于思考问题,仅仅是猜测一下未来而已。
最后,当然是共享自己的opml,有点大,因为大概有300多条feed。
一直都想给keso发邮件,希望他能共享自己的op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