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7-04-30

 84年的今天,我来到人世间。后来据我母亲说,生我的时候很不容易。我很感谢她带我来这个多灾多难的人世间体验一次。
小的时候父亲对我寄予了厚望,三婶教我背了很多唐诗。只是记事的时候我已经不再记得。
转眼23年间,我也张大了。小的时候总希望自己能够长大,起码,不会有烦人的家长给你检查作业。现在真的长大了却又想回去。但无论如何,我们都已经回不去了。
我曾经认为四月会不一样,当30日过去的时候不得不承认,四月并没有给我带来惊喜。
麦田在post里说,他之所以现在写博客是因为自己之前做了15年的实际工作。仔细想想,如果15年持之以恒的做一件事情,是一种怎样的精神。说不好听一点,就活该你成功。不过还是想为大学生写2句。大学生都不容易尤其是这2年,写post的时候大多数都是在发泄情感,但也有少部分帮自己做PR。还是希望麦田老师能够理解,给年轻人一个机会。
23岁的李晖依然没出息,死活就想要个笔记本,还梦到父亲拿了一个1.3w的xps和一个thinkpad回家。醒来的时候才发现是梦,难过不已。
成功的秘诀在于坚持,像麦田老师一样15年里坚持做一件事,就活该你成功。
BTW,5月开始,原域名your3gp将不会再被使用,博客地址转移到www.digsky.net/kid
Feed地址不变。

2007-04-29

前几天抽空给一班的同学讲了一下asp。虽然我已经做好了发疯的心理准备,讲到最后的时候还是有些情绪失控。明摆着很简单的东西,说了无数次,还是记不住。想来想去觉得不应该帮她们,毕设不会做就是不会做,和我也没有任何关系。而且,我有困难的时候没帮我也就算了,还摆出一副不屑的样子,实在让我难以接受。
我看同学们这些日子过的都不错,总有人悠闲的玩台球。其实我很羡慕他们。已经很久没有悠闲过了,总有事情压在自己身上等着去做。生活的压力很大,将来的责任也很重。传说中的大学最后一节课我也安然的旷了,一想起以后不会和其中的某些人再相处心情就无比的畅快。
很长时间没写《大学同学回忆录》了。有一天三儿在qq上和我说,我没有写的人也许是不值得一写。其实在我的想法里,不值得写的人也就那么一个人,具体那个人是谁,故事写到最后的时候,答案自然就会揭晓了。
时常感到有一丝麻木。一个同学的blog里说:在中国,没有学历是什么都做不成的。我想提醒各位还没有被这句话毒害过深的人们。实际上,社会远比我们想想的复杂。如果学历能决定一切,那我永远都不会从学校里走出来,上学上到死就可以了。以前,总有家长对我谈起这句话,当时我信,现在我也信,但我也相信,在很多事情面前,学历是没有任何作用的。所以还是希望大家能够看开一点,不要把所有的精力和时间都挥霍在别人的一句话上。如果是那样,和一个傀儡没有任何区别。
2天前去查体,没事。昨天事奶奶的生日,家里人都来了,奶奶很高兴。今天要在图书馆呆上一天,抽时间写毕业论文。明天也就是我的生日,想出去走走,但估计如愿不了。过几天会写一篇关于myspace.cn的文章。还是了老习惯,等到大家把myspace.cn上线的事说完了,我再动笔。还有, 26日晚上的时候自己没犯二,差7分钟12点的 时候就睡觉了,也没等myspace上线,否则,会空等一个小时….

2007-04-25

 贝壳关闭之后,我就在想弄明白一个问题,贝壳到底好在那里,不好在那里。Keso说,在失败中前进和学习。马云也说要花时间学习别人失败的经验,所以,弄清除贝壳到底为什么会关闭不仅仅是贝壳自己的财富,也是贝壳留给我们的宝贵思考。
关于该死的钱:
麦田在《贝壳网:Let it be》里说,贝壳的失败主要在于没有充足的资金,甚至是天使级的投资。我一直对钱不是很在意,而且我也相信,谎称自己因为没有钱做不成事情的人,多半是在拿钱这个稀缺资源欺骗别人进而麻痹自己,以逃避自己能力上的欠缺。夸张一点说,以现在我的水平,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做一个贝壳这样的网站不是很难的事情,而且asp和php都可以。IDC费用也不是一件很难办的事情,2个收入在5000以上的人完全可以应付的起。也就是说,其实,贝壳的关闭和资金没有多大关系。
关于贝壳的路线和我观察到的一些细节
我很喜欢贝壳的路线,做一个IT装备社区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但贝壳没有做大。因为远有 zol.com.cn近有it.donews.com都不是省油的灯。可我觉得贝壳依然有机会,因为60%以上的人都愿意去IT数码城购买数码产品,这也就直接排除了donews,而zol,一个枪手比菜鸟还多的地方已经渐渐被人们忽视,市场在这里有个小小的缝隙,这个缝隙留给贝壳很合适,而且,我相信贝壳所希望的是买前的zol路线和买后的豆瓣路线。从这一点上看,贝壳有很大的机会成功。
贝壳最终还是关闭了自己的网站,曾经的一段时间里,我甚至认为贝壳是可以和蚂蚁一样好的社区,但实际上,贝壳做的远远不够,他们抄袭豆瓣的意境太过明显,而目前的豆瓣已经达到了一种无法抄袭的程度。一开始人们不会明白豆瓣是什么,那个时候2.0的想法还不是那么强烈,可现在,人们渐渐明白了,抄豆瓣的人也多了,可贡献内容的人说到底也就那么几个人,所以,如果贡献内容的人被一次次的分离开,最终,除了豆瓣,谁也得不到内容。内容的空虚毫无疑问将是所有2.0网站的一个困境,当这个困境降临到贝壳身上的时候,柔弱的贝壳又能如何呢?这一点上我认为麦田要比别人聪明的多,麦田知道如何去做社区,他知道当自己没有内容的时候该如何做。所以,在每个人导入自己博客的时候,麦田的蚂蚁就悄悄的多了很多原创精品内容,而这些内容,就是蚂蚁最大的优势。我相信这一点麦田在很早的时候就意识到了,所以蚂蚁才敢在首页上出现搜索 2个字,虽然蚂蚁社区经常给我白脸。
IT Talks说长尾完全就是一场意淫,我听了之后那叫一个难受啊,却还是从心底里承认。也许,长尾仅仅是玩出来的,不是想出来的。所以,当在我zol上随机挑选一个IT产品的时候,我也只能搜索到一两篇相关新闻。既然zol都做不了长尾,又何况是贝壳呢。话又说回来,如果贝壳是一个motofans之类的网站,不就首先钻到长尾里面去而排斥掉一部分人了么。写到这里的时候我就想起了keso的话:当大部分人看到机会的时候,机会早就没有了。于是长尾完全是一场意淫的说法我也只能诚恳的点头表示接受。
什么样的社区才是好社区?
在去燕郊之前,华拓和我说燕郊这里有10几万人,我的第一个反应是:这里有机会塑造一个成功的小区网。后来华拓问我小区网最大的特点是什么,我毫不犹豫的回答是粘性。其实,社区的财富也就在于粘性。相比于小区网,蚂蚁和贝壳的粘性就要小很多。但用户喜欢和讨厌你的理由都是那么的简单。所以你所做的事情也就没你想想的那么复杂。当逆火*f在蚂蚁发布了《笔记本导购有问必答》之后,我开始相信这是一种很好的模式,它将会在不久的将来成为主流。有一天当我们登录一个社区的时候,你每发出一条消息都有人回应和解答的时候,这个社区就是一个很好的社区。我不止一次的听到过同学向我推荐csdn。我相信百度的知道也会是一个成功的典范。
那些说不完的话
说不完的话也许不该再说,但2.0依然还是在进步,从豆瓣,菠萝,芒果,土豆,到现在的蚂蚁和贝壳。从植物走向了动物也不能不说是一种进化。
这一年是社区年。除了贝壳的关闭,每天不知道有多少人上线他们的网站,每天不知道有多少人关闭他们的网站。就在这以来一回之中,仅仅是希望当事人能够学到一些东西。当然还有一点:要对你的用户负责!
最后,有一个关于贝壳的美丽传说
沙滩上的贝壳就像是被后浪推搡的前浪。关于贝壳,有个美丽的故事:
传说中在葡萄牙拒绝了哥伦布之后,西班牙答应了哥伦布的请求,在哥伦布出航的那个小镇上有个美丽的图书馆,那个图书馆里有面墙,墙上,满是五彩斑斓的贝壳。

2007-04-24

 东单,安贞,大黄庄,北关,燕郊。昨天我走了100多公里,跨越了半个北京城,接触了很多人,感触了很多,最后疲惫的回来,几乎没了力气。
晚上和妈妈吃羊肉串的时候,我说:我终于什么都不怕了,都考虑去河北省发展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我和华拓在燕郊走了好几公里为了选一个好点的地方开健身场馆。有栋楼在一个别墅区门口,3层,30w/年。所以我强烈推荐了那里。他和我说燕郊人多,机会多。但现在所有的购买力还没有发挥出来。我隐隐的觉得我们这个年纪的人做这么大的事情肯定会力不从心。但他和我不一样。人家获过奖,还是nokia的某个奖,又是清华的优秀学生。而我则差点获了退学奖,在一个臭名昭著的大学。
刺探青鸟的过程中我显得很局促不安。华拓笑话我太紧张。以前我总是和别人说,搞计算机的人都这样,不善于沟通。很多年以来我都用这样的接口搪塞自己,但如果为了自己,这将是我最大的困难。
就在我开始感到一丝绝望的几个小时后,事情忽然发生了转机,我总感觉命运在捉弄我,如果我注定要接受痛苦,为什么痛苦是如此的短暂?
我和妈妈说我不会换手机,不会向他们要笔记本。我希望得到的东西会通过我的努力得到,不用靠他们帮忙。车,房子也是一样。人要是没志气,活着也就成了享受耻辱的过程。
有意思的是,很多年之前我在东单住了8年。现在,也许将来的某一天,我也会在燕郊住下来,这会不会是一种讽刺的暗示?

2007-04-22

开源裸奔了一次,还是在盖茨面前。


我总觉得王开源的做法太激进。搞技术的人还是腼腆的居多。


firefox有一段时间了。最近才染指到firefox的灵魂。才明白为什么firefox在欧洲占据了24%的份额。各式各样的插件和主题IE注定做不了。要是你是个高端用户,懂得如何用科技改变自己的生活,IE还会被你考虑吗?


Ubuntu发布7.04以来,我一直在关注blogger们的表现。欣喜的看到为数不少的post中提到了7.04,并且不乏深度评论。传说法国议会要使用ubuntu系统,而且dell本人也在用。几个月后dell会推出价格低廉的预装linux笔记本。Linux以其低廉的成本和强大的DIY功能战胜微软,赢得高端用户的青睐,这一点微软也只能当个看客。


开源概念提出以来,很多东西都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很多例子也在向我们证实当初的一个假设:开源必将胜利。


而我们又何须挤进呢?微软再大能组织上千万的程序员写一个软件或者系统吗?微软再大能让你免费使用吗?linux低廉的价格和强大的性能微软又能做到那个呢?先出手打人的人在别人眼里不就成了流氓了吗?盖茨就意识不到开源的威胁吗?何必暴露自己呢。

02年我知道离家不远的地方有个学校叫广院,从此我就不用骑车去几公里以外的球场踢球了。我可以在广院的球场上享受过人的快感。
05年我从大学城回来,广院的球场已经翻新成人工草皮了,那个夏天,我认识了张宇,小伟…那个夏天我们都很快乐,但一切都不会再回来。
高考之后我去广院门口的马兰吃面,我望着出出进进的人群,后悔自己曾经的诺言没有实现。我一直希望去广院上学,能够以学生的身份从校门走进去是多么值得自豪的一件事情。后来老年和我说,他印象里的大学会有树,有座椅,有个花园。可我们学校什么也没有。我想起广院觉得那是个美丽的梦。班里组织同学们春游,我在纸条上写上清华和北大。被无知的人笑…..其实我很可怜他们,当然也包括我自己。
我躺在广院的球场上望着天,感觉天就要掉下来,砸在我的身上,我却没有任何办法。这四年就这么结束了,学校,学生时代,还有打折的IC卡。
我看到学校里熙熙攘攘的人群,觉得自己老了,这个地方不在适合我了,它也不会再善意的接受我了。Roro和我说:没有住校的大学是不完整的大学。我想了好久觉得自己没把握好这4年的好时光。
我看到校园里,街道上那些学生模样的年轻人,觉得他们都比我有希望,自己已经老了被时代抛弃了。
我经常写下几段莫名其妙的话,告诉自己,自己对大学里的四年是多么怀念。可我从来没有认真的想过。如果我真的想过,自己也许会很害怕。还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呢。
时光走过了就不会回来,可我们却在感叹自己没有抓住。
这一瞬间也就是一生一世,如果你能明白。
这是我小学1年级用过的铅笔,转眼间,已是17年。


2007-04-20

 93年的时候,我上三年级,忽然有一天自己特别不高兴,回家倒在床上,有点想哭。老师没选我去参加奥林匹克数学竞赛。后来我问自己,作为一个差等生,我有什么权利要求那个名额?
Gmail里来了一封Psychology Express的邮件。题目是《记住你是谁》。我就想起很多被拐卖的小孩都在一个很秘密的地方记下自己当初的地址和姓名。小白和小千(《千与千寻》)说,要记得你是谁,汤婆婆会把你的名字磨灭掉。
这2天发生了很多事,老师说,我心情不好。我甚至认为原来别人承诺给我的东西现在都已经无法实现。虽然别人没有这么说,但我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又想到那个熟悉的词描绘自己: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今天是ubuntu7.04发布的日子,也是姐姐的生日,10天后,就是我的生日了。我一直琢磨着给自己弄个生日礼物。2个月前我想送给自己一个 thinkpad。后来觉得只要有个笔记本就好。再后来向买moto rock e2的手机,或者是nike  Ronaldinho rovil。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我想把钱都给母亲,算了一下,下个月生活费也不用要了,够活就好。要是事情做得不成功,生日又有什么好庆祝?
我要习惯失败和一无所有。原来总是想,别人5年能做到的我2年就要做到。现在才发现,李想的奇迹是属于个别人的梦。所以换了msn留言:my beautiful daydream
李晖没事,只是事情做的不成功,但依然顽强。生命还要继续,还有那么多好日子等着自己去享受。下不了决心放弃就只好坚持了。

2007-04-18

 几天前想写文章阐述一下自己对职业规划的理解。
我回想起02年认识的那个程序员。
想起05年为什么想去学编程。
为什么要去看php,学linux,javascript和ajax。
一直想有机会告诉老年,希望他选一门有前途的语言写下去,至少别跟这微软走。
这四年里老师一直致力于把我们训练成一种或者一只温顺的程序员。还好我早就认清了他们的饿嘴脸没太听他们的话。
写得慷慨激昂的时候然给我发来了短信。我想起大2的时候和她一起度过的日子就再也写不下去了。
她让我感觉到大学除了要为将来的生活做好铺垫还应该尽情享受。想起她完美的身材(长相不好)我就更写不下去了。所以把之前的文章都删了,留下这么个提纲。希望大家都能有个大致的职业规划方向。我去yy了。
我就是这么个人,看见美女2边的腿就软了。

2007-04-17

 我一直认为,没有解决好用户互相沟通的2.0只能算是一种理想模型。
我认为人们回帖的动力是简单的,以至于我们可以用一句精辟的话概括这种动力,只是我们没有找到为什么。
我质疑rss的交互能力,我认为在别人的博客中回帖是一种成本很高的工作,我还认为没人会把自己回过的帖一个个加进收藏夹然后每天都去看。而且类似的服务目前还没有流行起来。
Openid至于什么时候能得到普及我想不会太远,但openid并不能让留言成本有质的飞跃。
我敢肯定的是,网民们都需要交流,把他们挡在门外的2样东西分别是发言成本和跟踪成本。一个网龄超过2年的网民基本上都可以得心应手的留言,但没有一种东西能让他们轻松的跟踪自己的留言和别人交流。往往是表达了自己的见解,却没有时间和机会跟踪网友对自己见解的评论,特别是一个人的见解发布在几个不同网站的时候,这样的跟踪就显得更加困难。
理论上说我相信绝大多数人都有自己想说的话,因此他们都不会自觉或者不自觉的留言。挡在他们面前的障碍往往就是烦琐的注册过程和跟踪成本。长此以往的经历下去,慢慢的,喜欢留言的人意识到自己的留言对于自己和别人毫无用处,UGC就会变得毫无前途。这也就是某些人说的《竞争对手贡献内容》的一种困境。因为原本期望用户贡献内容的你却没有人贡献内容,你不得不去抄袭内容,所以与其说是竞争对手贡献内容不如说是抢竞争对手的内容更容易让人理解。实际上,我们掌握的一种很有群众基础的语言,而我们却无法提供一种环境让人们把那些想说的话表达出来。如果真的是这样,那麦田在ugc没有前途的文章中提到的观点就一定被认定为是正确的并且无法改变。2.0在中国就永远都做不大。最后还是回归到编辑+cms的模式中来。
如果文字的ugc都无法让人满意,那视频的ugc又怎么能让人看到希望呢。



我曾经认为蚂蚁社区的留言回复功能会非常有用。后来我发现蚂蚁的服务仅仅是一个js的脚本。我觉得这样很好,但我们不能把所有提供js脚本的博客聚合网站都帖在自己的blog上。因此我们需要一种服务,或者说是一种创新,满足我们的需求,不仅仅是为了注册成本的降低,更是为了跟踪成本的降低。只有这种服务的出现才能真正解决一个“寂寞”“独立”网民上网的需求。而现在的中国互联网,说到底,都是一个人在看网页,聊qq。

2007-04-16

 我为什么会问这么弱智的问题?我没见到过谁背着厕所去上班,上学。也就是说,没人愿意背上沉重的厕所。可实际上,从某个角度上说,我们早已背上了沉重的厕所,而商家则乐此不疲。
去年的时候有人问我哪种mp4好,我说,你很少用到mp4的功能,如果够用的话,买个mp3就可以了。
我现在的工作和生活已经很难离开计算机。这几天我把母亲单位的笔记本拿来用。笔记本很适合我,无论我到那里,打开它,所有的问题都能解决。但我总不能成天开着笔记本,走到那里就开到那里。
所以我需要一种设备,在我需要的时候帮助我搞定普通的需求,当我需要更强计算能力的时候,再去打开笔记本。
1 年前我买的moto c650现在还在用。同学的手机换了n个,多贵的都有,但很多功能他们都没用。甚至换手机的理由只有1个:这个手机的样子我很喜欢。我当初买c650的时候双电双充一共是1200。现在应该还能便宜很多,但它却具有丰富的功能,比如说:拍照(只有30w)mp3(刷机后空间为3mb)支持java(游戏,电子书,软件)。他能称职的完成我的普通需求,这已经足够。
据我所知普通人中的绝大多数人很少能用到mp4的功能。但mp4的出货量却告诉我,很多人为了他们用不到的功能多花了很多钱。
大四快毕业的这一段时间里,很多人找我给他们推荐一款合适的笔记本,首要的条件就是希望3年不过时。我说,这样的笔记本是没有的。现在的酷睿3年后一定会被别人遗忘。现在值得炫耀的2g内存,3年后也是落后的标配。我们能够做到的仅仅是在3年后还可以满足你的日常需求,其余的,很难保证。
人们尤其是年轻的人们总觉得过时很丢人,什么都要赶时髦。笔记本的购买准则里有一条叫:按需选购。是因为笔记本的价格不能被大众接受,他们只能退而求其次。手机和mp4不一样。不是很穷的人都能买的起。那些“超前”的科技,却直到我们扔掉手机的时候依然不会被提起。
手机,笔记本,mp4就像是厕所,我知道你需要,但我也知道,你不会那么迫切的需要。就像是人们出门的时候总不免带上一些卫生纸,却没人背厕所。
写完这篇文章的时候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反科学分子。但其实不是,人的欲望总有一个终点。Cpu可以一直快下去,内存将来也可以无限大。但世界就这么大,我们的需求就这么多,当我们所有切合实际的梦想变成现实之后,我想知道那时到底是个什么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