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7-03-31

 5日下午,我在王府井避风塘座了一下午和华拓谈了2个多小时。我和他说,给我一个月,网站我一定做好,他说不急不急。
23日我再去找他的时候,网站的模块都写好了,页面的美化也进入初步阶段了。之前的一段时间都是php的思路,从熟悉asp到写完,其实仅仅用了1个星期。周末的时候我把美化的工作也基本做完了。周一的时候文件已经上传到服务器上进行测试了,基本没有问题。
华拓和我的谈话让我开始考虑一件事情,那就是互联网到底真的有没有希望。之前我总是坚定的认为有,现在我开始不那么一根筋。谋生的过程中,没有什么必须,我们通过改变自己而适应环境,以至于当父母问我将来到底做什么的时候我自己的态度也有所转变,我和他们说,什么赚钱就做什么。
之后的2个星期我一直在休息,基本上都没写程序,因为gb2312转utf8的问题一直很困扰我,而我又没找到合适的出路。曾经考虑过通过一些手段绕过这个难题,想来想去觉得自己不能逃避。字符乱码的问题不仅仅是现在,在将来也一定会困扰我,与其将来头疼,不如现在先花时间想明白。
我在图书馆工作很努力,每天都要去楼上的机房调试机器,通过很多手段和办法限制同学们玩游戏看电影,看着同学们疑惑的表情和眼神,我也曾经兴奋过,回想起几个月前自己还是个上机的学生,也曾一边骂老师一边愤愤不平,忽然开始体谅别人了,虽然之前的自己也可以,却没有现在这么真切。与其说各为其主,不如说是各负其责。
关于钱:
我从登到的杂志里a了几张书签,其中一张送给李杰了,剩下的一直夹在那本《社会心理学》里。我从上面发现了一句话:如果钱是一个问题,那世界上就没有任何问题了。其实人类的烦恼中90%都直接或间接的和钱有关。自己这个月的生活也恰恰验证了这个结论。
昨天梦到一件事,哥哥要买车,向奶奶要钱,奶奶想着想着就哭了,他和我们说:我挣了一辈子钱到头来还是不能给孙子买辆汽车。我在旁边劝奶奶,(其中涉及一些家庭内情不便透露)最后奶奶笑了,笑得很开心。醒来的时候,我依然记得这个梦,这几天母亲总是和我说,将来如果我要结婚,会把房子的首付帮我付清。我从来都没同意过。我总和他们说,如果我有能力,赚到钱,房子自然也就不是问题,如果没能力,拿不到钱,也不靠他们,是自己没本事和父母无关。生活中类似的事情没有在奶奶家出现过,姥姥家有的时候却出现,妹妹老向姥姥要钱买李宇春的画报,哥哥老向姥姥要钱买手机。我发现现在很多人都恬不知耻,名正言顺的当啃老族。对于我来讲,做啃老族不仅仅是自己的耻辱,也是父母的耻辱,所以我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我承认我的家庭要比一些家庭富裕那么一点点,但钱总是有数的,最重要的是,父母的钱无法让我一辈子衣食无忧,所以,我依然需要奋斗,依然需要上大学,依然需要磨练。
总想转帖项立刚先生的几篇博客。严格的说,我不认识项立刚先生的妻子,我只是从一个朋友的博客上发现了她的链接。想买一本娟子的书,又怕被别人当作是施舍,但对于癌症,即使是我们倾家荡产也不惜换取一个人的生命,相比某个追星族的父亲,我就想到一句话:有些人死了还要被别人骂****,有些人我们却希望他们永远活着。
天知道我有多喜欢笔记本,有人已经基本答应我给我配一台笔记本,于是2个星期以来,我就一直在研究笔记本的配置和价格等因素,希望能找到自己梦想的笔记本。做梦的时候还曾经梦到过自己家里有了IBM的X60。对于我来说这是多么甜美的梦啊,虽然不现实。我不知道最终是否能如愿以偿的拿到笔记本,一开始自己想,如果不是很贵,就向父母要一个,他们也曾多次表示想给我买一个,但都被我拒绝了。之后联系到自己对于买房的观点和买笔记本的观点居然有这么大的出入就不再想了。如果,我没能拿到自己想要的笔记本,我希望生活能告诉我什么是生活。如果是这样,我也算是得到了,而没有白经历。
关于剩下的那10%
明天就是我的节日了,请您最好不要骗我,如果您能保证除了即将来到的那一天,剩下的日子里您对我都是真诚的,请随便娱乐。

2007-03-30

昨天无意中和传达室的王大爷讨论起杨丽娟这个****,王大爷很经典的做了一个结尾:tmd有病!之后我笑了,我想这样很好,杨父的死如果能证明一些问题也算是死得有意义,但更多的人依然会觉得他们有病。年纪大的人理解这样的行为也许很困难,但稍微年轻一点的人,多多少少都有点类似的体会。
我不知道全中国像杨丽娟这样的人到底有多少。如果不多,也不会是一个社会问题。2年前的那个夏天,我流窜在阜成门的过街天桥上,迎面来了一帮花枝招展的女孩,正在给李宇春拉选票,我和他们说,要做自己的偶像,他们愤愤的就离开了,现在想起来,tmd一帮杨丽娟。
****华到底有什么好?或者有什么不好?在杨丽娟眼里****华肯定是100个好。但其实,****华也是人,人家唱歌,拍电影,赚的就是这个辛苦钱,艺人,要靠知名度赚钱,知名度越高,fans越疯狂,艺人自己也就越红。没人掌握这个度,他们想的问题永远都是:怎么让自己变得更红。关于什么时候该冷却一下的问题在他们看来就像是我们看杨丽娟一样:”tmd
有病。艺人不会去掌握这个度,能自律的,只有我们自己。
还是要说变性人李宇春。李宇春到底那里不好?李宇春火的时候不知道害了多少年轻人。每个年轻人都应该有自己的理想,无论这个理想是否能够实现,甚至是否可行,但一定要有。如果,我们把和别人见上一面,握一下手,吃一顿饭当成一种崇高的理想,就是一个严重的问题。我这样说也许有点危言耸听,但实际上,我敢保证,像李宇春一样,梦想着一夜成名的年轻人一定不在少数,而这些人难道不是拜变性人李宇春所赐的吗?
走过的这一年,我们不断的说草根,因为那一年,太多的一夜成名困扰着我们的思路。它让人们放弃自己坚守的事业而“放手一搏”。我忽然想到一句话:“太多的人想玩短平快,对于一个产业,这无疑是相当危险的”,对于一个人的人生,难道不也是这样吗?
王大爷的话也许是处于气氛,但我想来想去,总觉得有些该骂的人还是一定要被骂,他们需要清醒,但他们不明白,依然有人执迷不悟。我不知道会不会再有追星族的父亲跳海,如果是那样,人们也该习以为常了吧。

2007-03-26

 看到一篇文章,我没有转贴别人文章的习惯,所以,给一个链接。
原文
回家走到楼门口的时候在想一个问题,如果自己每个月能拿到6000元(这个数字目前来看基本现实)13年后,我将会有100w,那样我将能买到自己梦想已久的住房,理论上可以接受,然后呢?我忽然感到迷茫,我不避讳自己的懦弱和胆小,可如果自己的梦想仅仅是赚一辈子钱然后送给潘石屹未免也太龌龊了一点。
上午忙了一个小时成功的通过一系列诡秘手段屏蔽光驱,下午学生来上机的时候都玩不了cs和魔兽了。高帅在旁边说,学生们心里一定在骂,我想是的,他们和几个月前的我一样,问候老师的母亲是那么的自然。
我年轻的时候有过很多梦想,后来他们中的一些我已经实现了,一些我已经放弃了,剩下的一部分我还要继续去争取。
40而知天命,我还差的太远,不要说知天命,就连下一个月我会怎么样,自己依然都说不好。
20层下的自己从来没背过包袱,很幸福的走过来,吃的那些苦被我看作是鞭策,从没放弃过争取,感谢父母的教育。
40层下的我,会继续努力下去,在一个“未知”的领域努力上10年,甚至更长,深信自己会不一样。
60层下的自己会懂得放弃,过安稳的生活,或者说,享受生活。
80层下的自己,被上帝知天命,和自己无关。
我只想说:且行且珍惜。
其实老写这些东西自己都觉得没意思。人生的路口,要感慨的很多,但生命终归就那么点事,要么高兴,要么不高兴。仅此而已,可活着却很有意思。——–20层的自己。
男人的17、27、72
女人的17、27、72

02年北京申奥的时候我上高2,那一天我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发现鞭炮震得地动天摇,原来,北京申奥成功了。5年来,北京因为奥运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08年之后没人再去想,08年,所有北京人都把它想象的无比美好。


对于我,关于奥运,我有5个愿望。


1,  一定要去看bmx。


2,  希望有幸当一次志愿者。


3,  希望奥运的时候用上wifi,ipv6,3g


4,  奥运过后希望房价能回落一点。


500天倒计时的时候祝北京奥运会成功。

2007-03-24

上个星期的这个时候我就曾经构思过这样一篇文章。希望自己能把它写好,起码要比之前的文章都好。但后来我发现我做不到,互联网的节点是个很宽泛的概念,这其中包含的东西也许谁都无法说清,而博客又仅仅是我工作和学习的一丝调味剂。所以,仅仅希望他能和我之前写的文章一样无聊就好了。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忽然发现一篇名为《中国网民的10种生活形态及媒体影响力分析》的IE还没有关掉。里面提及了腾讯网易和新浪。我就想,bsp做了半天,为什么还是 sina,sohu人多?如果单说博客系统,也许搜狐很好,但新浪肯定很不好。然后我就想起自己在很久之前写的文章《第一次的力量》。我要给远在上海的朋友打“电话”理智的选择应该是skype,朋友说qq就有电话功能啊。心里一阵不舒服。我又想起google做的docs.google.com在 google收购writely之前,估计很多人都不知道有在线word这种服务。Google收购了writely之后,很多人都开始了尝试。那 zoho呢?谁会去注意它?其实,它比writely要好很多。
Joel在很长时间以前写过一篇文章叫《FireAndMotio》其中提到了 MS为什么要如此快的更新自己的软件。我刚上高中的时候老师和我们说软件的升级功能其实只是为了满足10%的用户需求。我不太相信,却无法完全推到老师说过的话。曾经有人在自己写程序的第10个年头了横向比较了一个走MS路线的程序员和一个走开源路线程序员的区别。他说:如果我知道现在的局面,10年前,我肯定不会在MS的编程软件里写一行代码。
Google和MS也许从没出过什么好软件,或者,他们只有几个甚至一个金耙子用来搂钱,剩下的,仅仅是一种整合。但别人比不了。Zoho可没那么著名的搜索引擎,php大多也不在windows下运行。
这也许是互联网结点的第一个解释:整合,托儿,骗人,让你知道。
我老想中国那么多的网民,到底都是什么人?学生,起码是上了小学的。老人,估计是60岁以下的。他们谁会用互联网?我不知道但肯定不多。我上高中的时候,还是56k的猫,班里一共也没几个人真正会用计算机,真正会上网。如果按照当时的比例1:10算起来,每个人要负责另外的9个人。他们要负责帮别人装系统,装软件,申请邮箱,介绍网站,并负责调好一切配置。等等等等一切工作。
所以,网吧才是中国互联网的真实写照。网吧里的人才是真实的网民,其他的人,也只能算是其中的一个节点。
麦田在《豆瓣的真相》里说:无论是否高低学历,年轻的中文网络用户在目标网站上都只做了一件事――扎堆、闲聊。之前看过的文章中有人说:从明天起我的办公室将是网吧。而一直困扰我的问题就是,百度的贴吧为什么如此之火?
到底是互联网里的什么在改变着我们的生活?我们需要互联网做什么?
比我小6岁的妹妹每天还是p2p,qq,bbs潜水。比我大四岁的哥哥,每天都是魔兽世界,比我大10天的姐姐,每天都是msn和outlook。连我自己点IE的时候都会很犹豫,这一次,我要在www后面加上什么字母?
麦田说的对,中国的年轻人,无论什么样的年轻人都在重复做一些无聊的事情,扎堆,然后扯淡。但反过来想,他们除了扎堆,扯淡,还能干什么呢?他们真的能为互联网做出自己的贡献吗?我想,很难。
如果说到互联网的结点,我想,他们一定不是互联网的结点,他们是终端,走过了最后1km的终端机器。
去年的时候qq上忽然有人和我说话。她问我,忙吗?我说忙。她又问。忙还上网,想骂娘,遂即被我邀请进入了黑名单。我想,这不是一个人的问题,很多人,把qq当成ons的工具,很多人把互联网当成消遣的工具。还有很多人,只是为了宣泄和谩骂。
我曾经坚定的认为,当80’s掌控这个世界的时候,我们的互联网才能真的算是有希望。现在看起来,即使是80’s从学校中走出来又能如何呢?他们不依然在重复扎堆和扯淡的恶性循环么。真正在用互联网的人,永远都是1:10中的那个1,而不会是那个10。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互联网,而在大多数的网民们眼里,互联网其实仅仅是IE+QQ+p2p的简单组合。网民们都不聪明,不留面子的说,都特别傻。我甚至能看到 “喝减肥茶不管用也赖郭德刚?现在的人脑子都有洞~”这样类似的签名,而写这个签名的人,是一个外省市一类大学的在读研究生,我不得不为自己有这样的同学而感到羞耻。虽然羞耻,却没有任何办法。只能问候他母亲。
现在做2.0的人其实都是在提供服务,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这样的服务又有谁来用呢?难道是那个外省的研究生来用吗?以他的智商和世界观,再好的服务不也得出现问题吗?过去的1年,太多人为了自己的梦想而写代码,找投资,做公关,拉用户,那我们所谓的用户群真的有那么大吗?要都是那些脑子有洞的人在当用户,网站不就成了疯人院了吗。
所以说到底,互联网其实是10%的互联网,其他的人,仅仅是点点鼠标,跟跟帖,做一下种,或者是用马化腾的小软件而已。
但我相信web2.0不会沉迷,因为在那些90%的人群中,总有那么一部分,或者脑子好使的一大部分人明白或者即将知道互联网对他们真的有用,而他们已经知道的则很少很少。但作为互联网终端的他们需要结点们的指引,这个时候也许会是口碑营销的力量也许会是第一次的力量。
这可能是互联网结点的第二个解释:网民,脑子有洞,10%,口碑。
我相信关于互联网的结点,必定存在很多种解释,而我,只能大致的写出2个。因为我无法相信巨幅的车身广告和塞满邮箱的垃圾广告能给你多大诱惑力。我们认识互联网的过程永远都很曲折,而我们又是目光短浅的动物,但互联网本身很巨大。所以,谁说IE就不是探险时的旅行包呢?

2007-03-21

 90年的时候父母为了我能上个好一点的小学,在校长室外面站了一天,现在我只能回忆起其中的几个画面。我曾经想,如果他们把我仍了,我都不会怪他们,因为没有几个父母会这么在意孩子,他们属于那以部分罕见的少数。
96 年我考高中,178分,那年的分数线是187分,学校给我分配到74中,母亲觉得不好,花了6000元托人去了125。125同样不是什么好学校,但在那里,我被很多人照顾,4年后,我考了501分,上了高中。同样不理想,是25中。每年6000元。母亲说没事,家里能负担得起。当初我第一志愿是27,和小学的第一志愿一样。没考上,很遗憾。要是当时我去了27,3年后,我应该是被劝退,而不是兴奋的离开。
25中的3年,我总觉得自己是125的人,学习成绩一直都不好,常在倒数第一考场徘徊。年级几次把我列为试读生。
03年,我遇到刘纯,一个一直喜欢我的老师。他帮了我很多。最后考了397分,从25中走出来,前途未卜。
当年的分数线是408,我差11分,此后的4年里我总想,当时的那道数学题,如果我做了,不会去联大,如果我没去联大,如果我没去师范学院,现在的结果肯定是肄业。人生的岔路口,我没有如愿,却误打误撞的塞翁失马。
大学4年,挂了无数科,每次擦边留级,都幸运的跟上来了,混到大四。眼看,毕业了。
大2的一年现在看起来浪费了自己不少时间,那么好的时光,没有认证把握。
今年我22,再过2个月,23了。有人形容22,这么2的年纪,一定要把握住。这一年,虽然每天看似都很平淡,但其实充满波折,学到了,收获了,走过了,也得到了。
不出意外的话,即将成立的公司里,网站运营由我一个人独当一面,剩余的人,做一些辅助工作。没人带我,老师教的那点asp,反过头来还要再看,那些看似乱码的php,也被我看懂了。不太容易上手的linux,现在做L.A.M.P.也没问题了。还好我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徐静蕾说:一个人要是花2年时间找到自己的方向其实很幸运。我应该算是很幸运的人,走的每一步。
我常想起考大学的时候自己在墙上留下的纸条,我歪歪扭扭的写下:“走进大学”四个字。
我常想起等待分配结果时自己急切的心情,我在报纸上写下:“我要上大本”五个字。
人生总要有很多坎。每个人都觉得自己不容易。没走过的人比走过来的人更不容易。他们放弃了,失败了,没人可怜他们。成功的人能享受喜悦,失败的人什么都得不到。
走出大学的人总说:我再也不考试了,我把一辈子要考的试都考完了。如果没有了考试,人生其实更艰难。
我们的人生才刚刚开始,找到工作的人意识到了,没找到的人还在彷徨。
我在图书馆呆了将近3个月,有消息说,原来可能能成的事现在又充满悬念。我想到现在的处境才有了今天的文章。座在车上的时候我想了好多好多。人生不会让每个人都如意。但对于我,虽然很多事情都不如意,最终发现我的选择是对的。他们让我走到终点而没有迷失方向。我想我喜欢图书馆的工作。这3个月来我体会到找工作的艰辛和找到一份好工作的难能可贵。有的时候安慰自己,会对自己说,生命不会让我做到的事再努力也会是徒劳。所以我尽量做好自己并等待别人的裁决。
小满曾经诚恳的和我说:我的命很好。但我总是想,之前的路走的太多平坦,之后的路才会充满磨难。

2007-03-18

Sina搞了一个乐库,我是今天早上得到的消息,到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在我所关注的blog里,有关于乐库的文章不超过5篇。Keso的动作很快,把百度的对手2临时改成了sina。我们常说中国是个特殊的国家,不仅仅是因为他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几个坚持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家,而实际上,在这个国家里发生的很多事情都很诡异。只不过我们常时间浸泡在这样的环境中已经忘记了自己的那些疑惑,而在国外人眼里,中国依然诡异。
诡异的一个表现就是盗版问题。盗版问题很难解决。从周杰伦的cd到MS的vista,哪里有bit哪里就有盗版。我想是的,中国人其实早就走进p2p时代了,只是在那些数字通信还不太发达的当时,人们需要购买成本,而现在,购买成本已经接近于0。我们可以用上不到1分钟下载一首当红的歌曲,用2个小时下载一部刚在美国上映不久的大片,还可以花上一晚上用到免费的vista。数字音乐要想有未来,太难。
Sina的乐库我大概看了一下,感觉页面的信息量还是很丰富的。几乎不用动用滚动轴就能了解到很多信息。而实际上,简单一点说,sina做出来的东西,只要不是特别次,效果也都不会特别次。
Keso 在文章中提到了baidu,kugoo用过一段时间之后我就开始用百度了。但其实mp3.baidu.com帮不了我很多,充其量也就是找某个人的某首歌而已,批量的下载当时还没有,后来据说音乐掌门人能批量,我却没有试过。我的思路是,专辑p2p,单曲用百度。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这么想。但如果批量的问题做不好,百度始终不能是首选,况且p2p专辑的质量相当高,有利于md,mp3,播放器等音频设备、软件的批量导入和管理。
我们说未来,什么是未来,sina做乐库一定是看到乐库有个美好的前景。但我看,数字音乐就像是慈善事业永远也利人而不利己。能免费得到的东西人们凭什么要花钱得到呢?百度能找到的东西即使麻烦一点我也不用收费的9sky。9sky到底怎么活下来的,我一直特别怀疑,我的理解是,9sky靠着自己庞大的长尾去满足那些“怪癖” 网民的需求才走到现在。可数字音乐不是长尾,人们首先要考虑和解决的绝对不是长为的尾部。从这一点上说,和长尾就已经没什么关系了。我曾经写过文章说数字音乐的未来是长尾,但实际上呢,人们总是关心那些发行量大,有保证的歌手,谁去想长尾呢,没人。
几年前我和爸爸看战争片,我和他说,现在要是打仗,有手机就可以了。我爸马上反驳我,手机不安全。我才意识到,越是tmd高科技就越不安全。到头来重要的文件还是需要纸张办公,无论是多坚不可摧的硬盘,实际上也不那么保险。数字音乐也一样。能变成数字的东西怎么就不能拷贝呢?如果有免费的副本我们为什么要自己花钱去买呢?如果sina不免费让用户用乐库,谁还会用呢?
数字音乐的未来到底在那里呢?
看过张致远的一篇文章之后我就再也不看了,他的文章不是空洞无意义,就是和数字音乐相差甚远。

 这几天发现了一个小细节,抓虾在rss订阅上发生了一些改变,可以支持订阅友情链接了。不知道从技术上抓虾是如何实现的。技术上我的评价是:太有才了。
Sns一直是我努力的一个方向。我曾经考虑过如何寻找最有价值的sns,如何最有效的利用sns。后来我想到博客链接,我认为这是一个方向,至少比IM价值要高一些。
我的博客基本上很少有友情链接,我并不是懒得加他们,是我总在想,那个简单的链接为什么那么必须。当我开始用rss reader的时候我就很少再往自己的收藏夹里添链接了。如果我连收藏夹都很少用了,添友情链接又有什么意思呢?友情链接的又一个好处在于seo。 Donews的input很多人都在用,如果是为了seo我想友情链接其实很有用,但更多的人把友情链接看成收藏夹,就让我很费解。
技术上说,确实很难找到sns的价值链,其实我曾经在以前很肯定blog的这个价值链,无论这个价值链是不是足够好,但它是目前我能找到的为数不多的几个价值量很高的链条之一。抓虾在订阅feed的时候添加了订阅友情链接的功能虽然是一个小改变,却为自己带来了无限好处。从博客订阅的角度上说,抓虾作为在线rss reader3极中的一极,这样的动作会增加订阅量。同时也为博主增加了人气。从digsky.net以来,我就一直在做一些关于博客的推广工作。抓虾的动作应该是很有效的。
麦田在《豆瓣的真相》中提到组群的魅力。实际上抓虾也一直在引导自己的组群功能。Sns的角度讲,组群可能很有效,人们从共同的话题认识更多的新朋友。但友情链接也许是个新方向,2个人有共同爱好也许很容易,但能让彼此成为友情链接则是另一个更高的层次。
试图从技术的角度分析抓虾的友情链接功能。太有才了。

3.15的时候“惊爆”郭德纲这个****为藏密排油造假。作为一个有良知的愤青,我一直在想,为什么郭德纲还没死。最近终于有人抓住他的尾巴了,有人说他上不了春晚,我想,央视可能为了让3.15更出彩才把郭德纲安排在3.15上和大家见面。这样很好。郭德纲会不会因此而沉迷下去,现在说肯定是为时尚早,估计也不会,但我不希望他因此离开人们的视线,也许,这样的死法太便宜他了。
我不喜欢李宇春,我不喜欢郭德纲。博客里说了多少次了。尤其是李宇春。有人给我留言:也许男生都不喜欢李宇春。我想,可能是。我又不是女生,不知道女生是不是喜欢李宇春。作为中国选秀节目旗帜性的人物,李宇春每次的出场都让我无限恶心。其实,他个人的性别取向不是问题,也轮不到我管,让我感到遗憾的人,太多的人接受了这个妖孽和他那铜锣般的声带。在一个社会里有几个甚至一些同性恋不可怕,人们承认同性恋也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个这个社会里大多数人都是同性恋,或者说,社会里一些旗帜性的人物是同性恋。
想骂郭德纲的时候我总是想起马三立先生。同样是说相声的,同样玩的是民间艺术,也可以说是低俗艺术。马三立先生没有把低俗艺术再低俗化,而郭德纲则不同,我找不到任何形容词来形容他。可悲的人,那么多无聊的人喜欢他,喜欢他的相声。我承认我听过他的相声,也觉得逗,但我并不为他高兴。这就像是一个人,谁来了都能抽他一顿,我相信每个心情不好的人都喜欢他,因为谁都能打他一顿,但他自己高兴吗?如果他的智商在10以上,我保证他不高兴。
每个人死的时候都有自己的意义。如果是为了明星假冒代言而死,那我们随便找个人来替罪就是了,何必动用刚刚排了油的郭德纲。如果他死了,如此低俗的艺术哪天才能被别人意识到?
我想为了藏密排油而死确实是便宜郭德纲了,他这样的人,应该遭到更多人的唾骂,而不是这样轻松的离开人们的视野。

2007-03-15

 最近sina博客出了2件事,一反常态的是,这2件事都和明星博客无关。难道sina博客也开始注意草根了?可能是。
个性化域名:
翻遍全中国的bsp,没有个性域名的估计也只有sina一家,另一个角度说也只有sina敢不提供个性域名服务。随机数域名的时候能够得到一个 blog.sina.com 现在我认为是sohu,最不好的bsp,qq zone和msn space应该不相上下。个性服务没有不说,连上传文章,浏览主页的速度都难以保证,真能算得上是次到一定程度了。Sina选择从msn拉人绝对是选对了人欺负。其实,从谁家搬不重要,怎么搬,能搬多少东西都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应该不应该搬,能不能搬。前几天我翻阅自己以前的post,写过《悄悄逼近被告席》的文章。后来听说有人把blogbus搬上了被告席,再之后就没了下文。我的意见是,博客搬家到底可以不可以?如果我们现在说不清,至少能认识到这里确实有个问题。你凭什么就从我这里把用户数据拿走呢?如果用户可以轻易的搬家那2.0的粘性又在那里呢?我想这些都是问题。一个靠用户生存的网站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忠实用户从自己的服务器上把数据拿走而不再回来吗?我想不可以。如果是那样,中国互联网的ctrl c+v大法就有了升级的版本而不是简单的复制样子。那我们还做网站干什么?做不好,没人复制因为本身就不成功,做好了,很多人来复制再加上几个竞争对手从你这里抢人,这日子如何过???这样的情况应该及时得到遏制,否则,2.0的未来真的很难说。
今天我在想,过去的一年2.0不是很成功,虽然很多新兴的网站都很有用,但实际上,由于网民们没有习惯2.0的思路和操作方式,过去的一年里,2.0还在渐渐摸索,甚至遭到很多人的怀疑。我想网民需要一个过程去认识和使用。如果你的服务确实很有用,做上2年又如何呢?早晚会被人喜欢。人们喜欢豆瓣,因为豆瓣是高端社区,这个社区里的人适应时间会相对变短,所以,静静的等待上一段时间,我想2.0会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