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7-02-28

 二月,刚开始的时候觉得好无聊,承诺自己把毕业设计写完。除此之外,我唯一的任务就是和自己的新电脑完成磨合期。
这个月我看了很多美剧,其中包括《欲乱绝情妻》的2季,和《欲望城市》2季。越狱重新看了一遍,还有《迷失》等等。
开始喜欢在flickr上找图片当桌面。Contacts里加了好多人,他们的照片我都很喜欢。
拿起当初买的《社会心理学》继续拜读。
开始做linux桌面实验,习惯了ubuntu。
去机场接奶奶,开始喜欢机场的感觉,深夜的机场,我什么时候可以从这里离开?
春节来了,我史无前例的高兴,放鞭炮的那一刻,我感悟到很多。
睡眠周期紊乱,4点睡不着是很正常的现象。
大年初3开始写毕业设计,目前代码阶段已经基本完成,剩下css美化阶段。为下个月的任务空出了时间。虽然毕业设计启动晚了,但总算赶上了。
基本了解了php,加深了对css,htm标记的认识,这是我第二次写网站,比上次有了不小进步。
在蚂蚁里看到一套不错的房子,想到要为自己的梦想拼搏,感觉很舒服。
多种原因促使自己病了,脑袋一直疼,3天了,不见好转。
给李杰发短信,开玩笑问她什么时候回来29日还是30日。其实,2月太短暂了。
我还没习惯说2007的时候,2个月都过去了…
且行且珍惜….

2007-02-27

聊的奥斯卡终于结束了,弄了一堆无人问津的奖项,提了一堆谁也不知道的电影。和格莱美一样。每到寒假关心这2个奖项的时候我都不禁由然的发出一声感叹。艺术,离我们太远,或者让我们看不懂。唯一让我能看懂的艺术也许是时装,还必须是女性时装。
《黄金甲》被提了名,而且是个服装奖,这让我感到很“欣慰”。因为,目前的中国电影,发人深省的太少,这一年,唯一能获得题名的也许就是《黄金甲》而且还必须是服装奖。为什么,这不明摆着么,数量如此之多,胸部如此之大的女性排成一排谁会不心动?
《无间行者》拿了4个重要的奖项:最佳电影,最佳导演,最佳改编剧本,最佳剪辑。
媒体评论说中国电影又一次空手而归,我倒不怎么看,至少,香港的《无间道》也算拿了半个奖。
我记得第一次看《无间道》的时候我对姐姐说,这故事真不错。看完《无间行者》以后,我特意下载了《无间道》再看一遍,我还是觉得中国版《无间道》要比美版好。当然这是后话。
我曾经说,中国电影玩的都是表面功夫。因为在我说之前自己就曾亲眼目睹了无数个这样的现实,而在我写过文章之后,这一年,我都数不清自己又目睹了多少个这样的现实。中国电影让我觉得恶心,表面上的华丽怎能演示剧本的平庸?当然,这里面不包括《墨攻》和《梦想照进现实》。第一次看《梦》的时候就喜欢它。虽然现在我越来越不喜欢王朔这个人,但我喜欢这部电影,这部电影所能表达的寓意在我看来已经接近了一种极限,很少有电影能超越的境界。
美国人估计没几个人看过《无间道》所以,选了《无间行者》也没什么了不起。但无论怎么说,《无间行者》的剧本来自中国,虽然是香港,但也说明了很多问题。至少证明我们中国人还没那么无聊和空虚,拍一些华而不实的电影。
07年,中国电影会不会不一样?从《英雄》到《黄金甲》电影看了4年,还是没什么变化。也许《疯狂的石头》和《三峡好人》能给我们带来希望,让我们拭目以待。

上次在blog里提到了李宇春,后来,有“他”(他有胸部,不明显,我坚持用他)的支持者回击我要积口德。关于口德是什么其实我并不是很在意,所以我想说什么也就说了,个人意见,没办法,我仅代表我本人和和我一样不喜欢李宇春的人说sorry,我就是讨厌他。如果你是玉米,或者你支持李宇春,对不起,你也只能在这里看我骂人了,这个,没什么办法。劝你忍一忍,不是你说的吗,“如果管不住自己的心,那么管住自己的嘴,为自己多积点德吧”希望你能以身作则。

2007-02-26

 稍微年长一点的人喜欢崔健。这不奇怪。从那个精神和物质同样匮乏年代走出来的人难免有些精神压抑。这个时候崔健跳出来在正确的时间唱了正确的歌。刚上初中那会儿我也听过崔健,后来就不听了,因为,他和90年代中后期似乎有点远。
之后鬼使神差的从发小那里拿来黑豹听。我喜欢窦唯的声音,让人觉得有激情。可是那时的我还是胆怯,害羞,觉得摇滚的东西不适合我这样一个13岁的小孩。也许是黑豹不适合我,因为,它不适合在那个特定历史环境下,特定年龄的我。我就这么和黑豹擦肩而过了,几年后再拿到黑豹当初的唱片,留给我的只有回忆,而没有激情。
我没喜欢过几个中国歌手,屈指可数的也就那么几个人的几张专辑里的几首歌而已。但麦田守望者,许巍必须除外。我喜欢他们,喜欢他们的风格。当初听《绿野仙踪》的时候觉得怎么能有这么好听的歌,后来,知道了好多关于乌托邦的故事,关于麦田守望者的故事。他们很容易让我想起一些虚幻的东西,那些经常出现在梦里的仙境,虽然不现实,却很现实。
我喜欢许巍,没有理由,很多有都喜欢他,包括《草样年华》的作者孙暮。他说,也许:“也许许巍郑钧再也写不出这么好听的歌了”。我倒不这么看,这么多年把许巍的歌听下来,它代表一代人的感觉,它在和我们一起成长。不像《花儿》一直都是在抄,不停的抄,让人们误认为年轻的一代是那么的无所事事。
我不知道现在的年轻人都喜欢听什么歌。我说现在的年轻人很明显,我把自己都刨除在外了。也许我已经不年轻了,如果你偏让我承认,我也懒得否认。
曾经听老罗的录音,老罗问学生,你们猜我年轻的时候有没有干什么出格的事。学生们都说没有。老罗反击道:看不起人,当然有!如果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后有人问我这样的问题,我应该怎么回答?也许那个时候计算机已经不再流行了,人们用上了比计算机还高科技的高科技。别人问我,我说,我大学学的是计算机专业,也许能笑死一片人。
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声音,15年前,我绝对没想到现在的自己会是什么样。当然现在的自己也无法预知15年后的自己。那些时代的声音留下来,留在我们的记忆力,笔记本里,还有朋友们的脑海里。更年轻的人看我们,就像是现在的老人们看我。他们不理解,不明白,觉得我不是好人。那是因为他们无法了解那个属于我们时代的声音。
我们永远都不会老,永远都不过失,因为总有那些属于我们的声音,这样的声音一直流传下来直到我们这代人彻底从地球上消失。
我们听不懂,听不懂别人的声音,崔健的,还有那些比我们更年轻的年轻人的。
我们就这么一路走过来,感受自己该感受的,闲暇时顺便匪夷所思一下属于别人的声音。
我走在路上,看到远处的一个年轻人头上顶这一窝绿油油的头发,我身后的老人却总盯着我的七分裤摇头。

2007-02-25

















2007-02-24

 前几天想写《春晚》来着,起了个头,一直忙不过来就没动,后来拖了无数天,再想起写,当初的想法大多忘了,想骂人的冲动也削减了不少。心情也平和了。
我曾经是一直支持春晚的。当时的我这么想,即使所有人都不支持春晚我也支持,毕竟我们需要一个理由和家人座在一起看电视,我们需要一种媒体告诉家人,这一天是岁末。直到这一年的岁末我才忽然意识到一个现实,这个春晚,也就是一些稍微能拿上台的低级“艺术”连播。
一直以来我都不喜欢郭德纲,从我第一天知道他,一直到明天,可能,也许后天我也不喜欢他。我对搞笑的东西一直不抵触,因为生活本身就很无聊。但高雅的艺术绝对不是郭德纲这样的搞法。也许是生活的确太无聊了,我真的不知道。
曾经,很小的时候,在奶奶家看相声,奶奶在旁边评论说,你看,他说这一个相声,把自己,自己的父母,家人都赔进去了。我想是的,这么多年走过来,再看春晚,还tm一样。冯巩说:“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没有人能不喝水就随便成功,但我毕竟是陆地上的动物,你不能老拿我当蛤蟆养。”
按说,我应该不抵触低俗艺术,这里我不装孙子,我也看a片,而且很多,但我至少知道,像a片这样的东西至少不能拿到春晚上去放。于是春晚导演就开始绞尽脑汁把那些不是a片的a片拿到春晚上去放,后来,很多人都笑得挺高兴。如果是我,我更喜欢看a片。
有些人不思进取,我们不能要求他们什么,60的人了,学外语确实也没什么用。但有些人,从现在开始学一些积极的东西,不说那些为祖国富强添砖加瓦的空话,至少能养活自己。这样的人,如果我们每天都给他们灌输这种上得了大雅之堂的垃圾,你就能想象未来是一个什么样子了。
从郭德纲的火爆其实也能说明一些问题,我诚恳一点说,至少有人,有些人喜欢郭德纲,这些人,我甚至愿意免费送他们sod的电影。
以上的三个让步如果仔细算下来也就形成了一个底线。当初我写过《流氓互联网1.000001》我说:如果你一味的追求低俗艺术给自己带来的快感请不要教坏那些成长中的孩子们。而在我看来,这样的情形似乎已经无法逆转。太多的学生在大街上搂搂抱抱,太多人,公然在公共场合抽烟,太多年轻人出入成人场所,太多的未婚妈妈,太多人在中学就失去了贞洁。一切的一切让我们看不到希望,别忘了最让我们看不到希望的是春晚,一个汇集了东南西北垃圾的年末连播晚会。
如果是这样,老罗对于sina的色情门户就真的不为过,我们也就不用虚伪的说什么为网民贡献价值。
如果真的是这样,我看,diggirl.net就挺好。起码人家是2.0,又是大家喜欢的低俗艺术。

 闾丘露薇,这四个字对于我这个只认识2000字的人来说确实很有难度。不仅读起来绕嘴,其中有个字我还拿不准到底应该发什么音。她的博客我很喜欢看。可能是由于她是为数不多的几个写“政治博客”的人。
我讨厌草根这个词,博客里提到过无数次了,草根和精英让我想到2个单词,developing和developed。我们都是普通人,都有问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和意识,如果一定要区分,也只能分成已经成功的人和即将成功的人这2种,草根和精英的划分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阶级的意识划分。
很多人都说web2.0是草根兴风作浪的时代。我倒不这么看。
不能否认的是,从李宇春这个变态开始,中国的草根**就一个劲的冒出来。这样的虚假繁荣很容易让劳苦大众联想到一句流传了几千年的“家话”: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
于是最笨的人都成了盒饭玉米什么的,稍微聪明一点的人开始自己报名参加比赛了。
我不否认我也曾经关注过《创智赢家》,因为那个时候我对很多东西都不是很清楚。后来有幸认识了狄老师,从他那里,我学到了更多。1年后,每到周6我妈都问我,你怎么不看创智赢家了,我和她说,没那个时间了。这就是一个过程,等你走过来了,明白了,也就够了,剩下的自己去体会,别人帮不了你了。
我发现现在很多人都够踏实,包括我自己在内。不踏实的其中一个表现就是梦想着有一天自己也能当个明星什么的(不包括我)。这样的人一多,难免就成了社会问题,这个社会问题一严重,就演变成了草根和精英的问题。
有的时候我把草根和精英的词义狭义化,我说的那些精英大多指已经成名的IT人士。其实,已经成功的人并不能说明什么。人要在正确的时间和正确的地点做了正确的事情才可以。时间飞逝而过。成功的人只记得自己做过什么,却不记得当时的时间和地点,苛刻点说,不太容易再成功。
Keso说:如果你老老实实踏下心来干上他10年,你就是传奇。这是一个很好的答案,告诉草根该怎么做。这句话我信,我踢了10年球,从中体会到了不少东西。
如果我们说李宇春这个变态是精英,可能很多人都不信,更多的人觉得他(或者说她)是草根。这就是一个误解,一个媒体殷切盼望的误解。
人世间有些规律,当我们很小的时候就已经默认别接受,从没问过为什么。就像是你的手会动,但你从来不明白它为什么会动一样。人,或者说人群,总需要有人来领导,而领导人群的人在数量上一定要比人群少。这就是问题,一个关于精英的问题。
没人愿意被领导,没人愿意当草根,可我们都在被领导,其中的大部分人都是草根。所以说这个时代不是一个草根的时代,因为每个时代草根都是分母从来就不可能是分子。只有精英才是分子,这是一种必然。
疯狂的真人秀毁了很多人,制作者没想到的是,这样的问题会形成一个社会问题,毁掉更多的人。如果我们够清醒就能明白什么是真正的草根,什么是真正的精英。那问题就简单了。
如果我们够清醒,我们就能努力上10年,然后回过头来问自己到底是不是草根。
那个时候,自然就会明白什么是草根,什么是精英。

2007-02-18

 这是我所度过的最美丽的一个新年。无数绚丽的花朵在空中绽放,在一片惊天动地的震响声中,欢快的人们送走了旧的一年,新的一年就这么向我们走来了。
传说中年是一种怪兽,人们因为害怕它才开始放炮竹,后来,放炮竹成了一种习惯,成了一种人们表达内心喜悦的习惯。
从奶奶家回来的路上,父亲忽然停住车,让我去买2挂鞭炮,我以为他们不会像别人一样放鞭炮来庆祝,其实他们也喜欢热闹。
好多次劝别人不要太冲动,要理解别人,我和他们说,大家都不容易。别人回击我,如果大家都真的不容易,也就无所谓容易不容易。
我看到那一朵朵在天空中绽放的花朵,我坚信,每个人都不容易。过去的一年,我们为自己的梦想而奋斗,为了自己爱的人,为了自己珍惜的东西。为了所有我们值得争取的一切,一切一切的付出,最终,有的得到了回报,有的,则必须等到来年。人们把自己心中的不满和希望寄托在空中,我又一次想起自己说的话:这一年,大家都不容易。
我开始明白中国人为什么要过春节,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一个发泄的节日。中国人同样需要发泄。
我把我的祝福送给所有人,我的朋友,同学,亲戚,老师,家长,我所珍惜的事物,和我对某个人的思念,还有那些在深夜里辛勤工作的人们,每个人都不容易。
每个人,都不容易!

2007-02-15

个月前,我做了一个原创博客圈计划。不是很成功,响应的人不多,大概十多个。我的目的是为了让博客们的原创文章被更多人看到。
一直以来我认为自己对博客的看法是对的,所以我致力于这方面的工作,虽然实现方式各有不同,但目标都是那一个。
后来我开始反思自己的错误,有人形容《second life》的一句话提醒了我。我们表演的仅仅是我们自己。无论自己在《second life》里表演的是什么明星,到最后所有参与游戏的人都发现,我们表演的仅仅是我们自己。所以我想,即使自己希望自己的文章被更多的人看到,不一定就是所有人希望自己的文章被更多人看到。有些人,仅仅是默默的在那里写博客,一点“私心”都没有。
前几天,博拉的人找到我,和我说,他们的博客报和我的原创博客圈是一个意思。我开始相信除了我本人,还有一些人也和我有同样的想法。
Feedsky出了博客圈,我在第一时间申请加入北京人,结果遭到拒绝…
蚂蚁,板儿砖,9点等社区到开始意识到博客聚合的力量,这在无形中也符合了我的想法,好的文章不应该停留在安静的角落里。
无论是feedsky的博客圈也好,还是蚂蚁的博客导入,板儿砖、9点等等,其实都是在做博客推荐。以前我说,bsp的二级域名很有用,导致自己的顶级域名很大程度上被忽略,所以才会有现在的博客聚合,我想当初我没说错。
我们做的这些事情,办的这些网站,目的只有一个,让自己有内容,让别人的文章被更多的人看到。我们做的对。
如果keso不再写博客,如果老白的博客仅仅是每期白话的官方blog,他们的注意力将会被更多的人带走,这些人,在精英博客时代里被埋藏在视觉的盲点里。
现在我们做的事情和将来要做的事情都对,博客聚合的服务将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好,这是趋势。我这么想,希望别人也这么想,而在这种趋势下受益的群体也能够越来越多。
如果你说精英博客时代结束了,我会说博客时代才刚刚开始。

刚从机场回来,夜幕下的机场真的很漂亮。


 


 


等人的时候我在想,将来的某一天,我会不会背上自己心爱的笔记本,大摇大摆的从通道里走出去,登上飞机离开这个城市。我盼望着有那么一天。


妈妈说,她常希望有一天从这里送我去澳大利亚读书。后来我想了很久,决定不去。我决定不去浪费他们辛苦赚来的钱。


现在,我的工作基本稳定,我一直在追寻自己的梦想中前进,只是,我和那个座飞机离开这个城市的梦越来越远。


我想有一天我会从机场离开这个城市,只是,那一天到底有多远?我没有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