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就在我即将毕业的时候,人们对高考的关注达到了一种空前的高度。真是一种讽刺。
曾经我是那么希望自己能够走进来,虽然,我也深知,总有那么一天,我会走出去。但我还是义无反顾的走进来,出去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改变了很多,至于这样的改变到底是不是四年前的初衷已经无从考证,甚至连我自己都已经迷失。
我在某些特殊的位置发现了一些在别人眼中的自己,尽管其中的很多评价都是善意的,可我想告诉他们,其实自己是个很差劲的人,和他们眼中的自己,出入很大。
这四年里学校唯一让我学会的就是学会,很多人都说这是大学的关键,但我总认为在这梦游般的四年中,至少荒废了一年。而这一年是那么的宝贵,我甚至至今都没有完全意识到后果的严重性。
每当我想起当年的考卷,我都感到后怕,我可以很肯定的和自己说,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将肯定不会去冒那个险,它的代价真的很昂贵。庆幸的是我赢了,赢的不明不白。
这四年里发生了很多事,有些人和我说,这四年里的他不是真正的他,我在想,这四年里的自己,也不是真正的自己。可真正的自己在那里?我们已经习惯了伪装下的自己,还能否找到当初的我们?
四年前,临考的那个晚上,我的鼻子开始不舒服。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父亲的车胎瘪了。我和母亲打车去的考场,下车的时候才发现,原来那是辆黑车。母亲因为原来工作的关系,在离考场不远的地方找了一间地下室让我休息。每次出门的时候我都和他说,这么近的路,不用去送我。可当我意外的走出考场时,我才发现她一直都在门外焦急的等待。她曾经和我说,30岁的时候她曾经想,儿子高考的那一年,她已经50岁了。可一转眼,他的儿子就高考了,那一年,她47岁。
巧合的是,2个星期之前,我的鼻子又开始不舒服,和高考前一样…
如果可以回到过去,至少,我还有机会让很多人不那么失望。


上一篇: 考虑方向的必然性
下一篇:MyspaceIM,很难,很难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