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9-09-26

我时常想起多年前看过的一张海报:如果牛奶也可以免费下载的话。

马云说,免费,是这个世界上最昂贵的东西。

时常有人问我,免费的东西,如何盈利?我想这是个简单的问题,你买了免费的东西,自己却不知道。

几 天前一个同事给我讲了个很好玩的MBA例子,他说,在某个地方产橘子且非常好吃,但每年橘子成熟的时候,都会遭遇冰雹天气,橘子被冰雹打得破烂不堪,剩下 那些能吃的橘子,因为非常难看也很难卖的出去。同事问我怎么办,我说免费,同事说,可以对买家说,那些长相完好的橘子并不是最好吃的橘子。问题之后我思考 了很久。在一个恶性竞争的市场里,烧钱成了走出困境的唯一途径。那么是不是说如果我们活的足够久,总有一天,牛奶也可以免费下载

所以你才明白为什么马云说免费是最昂贵的东西,因为它的无法盈利和无限制的投入。

我想起那个关于传真机的例子,在这个群体博弈的市场里,每个人都在拼命的奔跑,这会让别人以为你们本该如此快的奔跑。我记得《世界是平的》一书中说道,“高效与完美。无论是一个国家、或一个团队、或一个人,无论你愿意与否,当太阳升起时,你最好开始奔跑,否则,就有可能失去机会或者落伍。”是的,我们可以如此快的奔跑,但如果大家都慢下来,事情就会变得容易多了。

My Blog:www.lihui.name

My Feed:http://feed.feedsky.com/kidleecn

2009-09-21

Opera最近的动作很多,刚刚发布了Mini5的beta版。迫不及待的当了小白鼠去感受了一把。网上关于Opera Mini5 的试用文章已经很多了,感兴趣的朋友去搜一下别人的文章吧。想说说手机浏览器。

之 前曾经写过一篇关于移动搜索的文章。手机对于我来讲只是一个辅助工具,大部分的浏览任务依然需要计算机浏览器协助完成。但随着手机客户端的不断增加,手机 上网用户将会逐渐超越计算机上网用户成为第一大用户群,那么到底手机浏览器应该什么样呢?opera mini一直都是世界上占有率第一的手机浏览软件。但opera mini的功能太过简单,与非常人性化的ucweb相比简陋了不少。opera mini5的推出可以说在原有4.2的基础上产生了质的飞跃,功能上已经可以和ucweb平起平坐了,对于opera用户来讲,真是个非常好的消息。

丰富的功能与简洁的设计
自 己一直都是firefox的用户,刚刚算了一下,插件足足有21个之多,可见我对功能的要求程度之高。对于手机浏览器来讲,丰富的插件是一个目前看来还无 法实现的梦,但浏览器本身又能在有限的条件下实现多少实用的功能呢?这些功能都可以被用户非常方便的设置、改变吗?一面是用户对于浏览器功能的期望很高, 另一方面,手机自身的条件严重制约着浏览器的发展。这样的矛盾,应该如何了平衡呢?

小屏幕里的大世界

我记得互联网刚刚流 行起来那阵,人们都在说,一个十几寸的窗口就可以带给你无限的信息。现在,手机浏览器试图将一张硕大的网页压缩到一个更为狭小的空间中。通常的做法是网站 对手机浏览器进行判断并转接到手机优化页面。但是,这真正是我们需要的吗?记得N95的广告里面说到,这是一个具有魔力的盒子。如果能够这个有魔力的盒子 可以装下整个世界…

用户体验,你能容忍损失多少???

Js、Flash 对于目前的手机浏览器来讲依然是一件很困难的事。但随着科技的发展和进步,网页已经不可能仅限于Html这种古老的形式。多样化才是真正的趋势。信息不会 仅仅以文字的形式继续存在下去,不久的将来也可能会是图片,或者是一段视频,这个时候,相对封闭条件下的手机浏览器又能有多大作为?

时代在改变,信息的承载方式也在日新月异的发生着改变。也许有一天报纸将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但人们获取信息的需求是不会改变的,反过来想,这也就是为什么kaixin001里会出现WWF(世界自然基金会)的原因。那么到了那个时候,手机的浏览器会是什么样呢?

My Blog:www.lihui.name

My Feed:http://feed.feedsky.com/kidleecn

2009-08-29

<!– /* Font Definitions */ @font-face {font-family:宋体; panose-1:2 1 6 0 3 1 1 1 1 1; mso-font-alt:SimSun; mso-font-charset:134; mso-generic-font-family:auto; mso-font-pitch:variable; mso-font-signature:3 135135232 16 0 262145 0;} @font-face {font-family:”\@宋体”; panose-1:2 1 6 0 3 1 1 1 1 1; mso-font-charset:134; mso-generic-font-family:auto; mso-font-pitch:variable; mso-font-signature:3 135135232 16 0 262145 0;} @font-face {font-family:Verdana; panose-1:2 11 **** 3 5 4 4 2 4; mso-font-charset:0; mso-generic-font-family:swiss; mso-font-pitch:variable; mso-font-signature:536871559 0 0 0 415 0;} /* Style Definitions */ p.MsoNormal, li.MsoNormal, div.MsoNormal {mso-style-parent:”"; margin:0cm; margin-bottom:.0001pt; text-align:justify; text-justify:inter-ideograph; mso-pagination:none; font-size:10.5pt; mso-bidi-font-size:12.0pt; 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fareast-font-family:宋体; mso-font-kerning:1.0pt;} a:link, span.MsoHyperlink {color:blue; text-decoration:underline; text-underline:single;} a:visited, span.MsoHyperlinkFollowed {color:purple; text-decoration:underline; text-underline:single;} p {mso-margin-top-alt:auto; margin-right:0cm; mso-margin-bottom-alt:auto; margin-left:0cm;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2.0pt; font-family:宋体; mso-bidi-font-family:宋体;} /* Page Definitions */ @page {mso-page-border-surround-header:no; mso-page-border-surround-footer:no;} @page Section1 {size:612.0pt 792.0pt; margin:72.0pt 90.0pt 72.0pt 90.0pt; mso-header-margin:36.0pt; mso-footer-margin:36.0pt; mso-paper-source:0;} div.Section1 {page:Section1;} –>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普通表格;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0.0pt;
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fareas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ansi-language:#0400;
mso-fareast-language:#0400;
mso-bidi-language:#0400;}

先说个山寨微博,Sina的微博,一直都认为微博重要的是氛围,Sina的氛围和饭否不一样,所以效果不一样。就像体育馆里有一些运动员,和体育馆里有一些美女拉拉队员一样,都是人,但效果截然不同,因为你明白,面对炒股的人应该说股市,和同事应该谈工作,和朋友应该谈生活,Sina是什么,Sina的博客是什么,Sina微博里都是什么样的明星,你就要说什么样的话,和饭否的区别也就在于此。不过,这只是一个非常细节的氛围。

TwitterWhat are you doing?变为What’s happening right now.实际上是一个内容倾向的改变What are you doing?强调个人,你正在做的事。What’s happening right now强调媒体性。分享一些新闻。Happening更身边,Doing更个人。但问题是Twitter应该更注重身边还是个人?我以为,环境不同,思考的问题却可能是相同的,身边相对更地域一些很难产生共鸣。对于商业价值来讲,身边的商业价值强于个人,但正如我所说,氛围的改变会让用户产生抵触情绪,当一个运动员走进了满是拉拉队员的体育馆,谁都很希望赶快离开吧。

Twitter对于描述的改变希望给用户另外一种提示,只是这样的氛围适合普通人吗?写到这里的时候我忽然听到音响里放出EminemLose Yourself我想,作为一个网民,你是希望别人关注你,还是希望别人关注你身边发生的事呢?

My Blog:www.lihui.name

My Feedhttp://feed.feedsky.com/kidleecn

2009-08-23

用户习惯不变,百度在改变

搜索引擎作为网民们最常用的一 种服务长久以来一直非常直观的描述着网民的上网习惯,如何让用户更好的使用搜索引擎一直都是搜索引擎公司需要面对的严峻挑战之一。在用户习惯不会改变的情 况下,调整自身算法来适应网民的输入习惯是百度给出的答案。框计算,一个能够理解用户输入想法的语义分析输入框应运而生。百度给出的答案在改变用户习惯的 道路上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如果入口是我们,上下游都是我们

李 彦宏说,在未来,当你开机的时候,你所面临的只是一个输入框,然后输入你的问题,由框计算来负责为你寻找答案。这个描述看似比浏览器操作系统还诱人。因为 它能比浏览器操作系统更快的接近需求。但隐藏在框计算背后的却是百度垄断整个业界野心。框,唯一展现在你面前的用户界面背后是图片、视频、网页、地图等等 服务公司的应用程序,可是,你会记得他们吗?用户需要的是服务,而百度的框计算框住的却有可能是整个产业。

语义分析你能走多远?

林志玲,李彦宏在演讲中给出的答案。试想,一个搜索“林志玲”的人真正需要的是林志玲的照片吗?这个需求也可能是绯闻,也可能是传纪。框计算在理解用户需求的同时是否也为在某种程度上增加了用户的搜索成本?这一点上,Search Wiki的模式是否才是真正要学习的呢?

搜索的意义,输入法的改变

搜索,一个可以预测流感的奇怪服务。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搜狗输入法能够很快的更新输入词,这种现象必然与搜狗同是搜索引擎的现实有很多必然联系。框计算又能为我们带来什么呢?


世界不会被框住,需求不会很简单

当我们面对一个框世界的时候,我们才发现,所有的语言,所有的想法需要被转义为文字才能得到答案。那么在将来,会有多少个谷歌挑歌应运而生呢?百度,框计算是万能的吗?你做好准备了吗?

My Blog:www.lihui.name

My Feed:http://feed.feedsky.com/kidleecn

2009-08-20

今天上午逛Twitter看到Kcome问了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向在线的各位做个调查,一个功能一个应 用,你们倾向于整合在浏览器里的还是独立的客户端呢?比如听广播,可以浏览器里面用Flash插件听,也可以iTunes听,二者差别不大,你们喜欢用哪 个?有原因么?谢谢:)如果还有情况差别,也可以再分开说说:)” 我觉得这是一个挺有意思的问题,恰好上午又不是很忙,借题发挥简单说两句。

用户的成本

很 明显客户端的用户成本要远高于浏览器。在浏览器中,用户只需要安装插件甚至打开某一个网页就可以享受服务。但对于客户端来讲,用户需要下载、安装、打开, 有时还需要设置、注册等繁琐步骤,并不时提防后门、病毒、广告等问题。这一点上浏览器比较有优势,所以我选择了twitterfox而不是twhirl。

不可或缺的本地存储

在 目前的情况下,还有什么比本地存储更为安全的保存形式吗?即使是Google也不否认本地存储的重要性而推出了Google Gears。但在这一点上,浏览器依然做的不够出色。浏览器的本地存储通常只能通过缓存的形式加以实现,这样很难保证安全,也不利于重要资料的长期存储。 也许这也是为什么Google Docs无法替代MS Office的原因之一吧。

可预见的未来

非常明显的一个道理是,浏览器在未来的计算机应用中会起到越来越多的作用,客户端软件的市场将会进一步蚕食。 但我总是在想,什么时候会有一个提供在线转换avi到rmvb的服务呢?这就是问题的所在,浏览器作为一个服务的承载终端最终还是会被浏览器的功能所约 束,也许人们可以通过各种方式为浏览器增加更多的功能,但是带宽以及来自浏览器本身的制约会永远约束着浏览器的发展。客户端与浏览器的共存局面恐怕还要持 续一段时间。只是,如果你的服务可以被简化为浏览器版本的话,尽量这样做吧,毕竟在转移成本、用户成本等方面浏览器的成本都要小很多。

我在写这篇blog的时候忽然看到一篇文章,题目是:《一个浏览器,独步互联网》,是的,一个浏览器当然可以让我们独步互联网,但我们离一个浏览器独步整个计算机应用的日子还是太遥远了…

My Blog:www.lihui.name

My Feed:http://feed.feedsky.com/kidleecn

2009-08-15

Facebook作为一个SNS系统在近一年内受到了相当大的关注,平台开放以来,各式各样的API被制作出来,成为Facebook成功的主要原因。几个月前,Facebook希望收购Twitter进一步增强自己的实力。非常抱歉的是TwitterFacebook的收购行动并不感兴趣。

难道是TwitterFacebook选择了Friendfeed吗?我并不这么认为。

Twitter作为一个非常轻量级的服务提供了最简单的功能,但让人出乎意料的是,TwitterUGC发挥到了极致,用户的内容已经主宰了整个系统,Twitter已经不再被视为一种服务而被视为一种现象。人们利用Twitter进行交流,发布消息,甚至是搜索消息。API的开放让Twitter可以出现在任何人们需要它的地方,因为它足够简单,足够开放。

Friendfeed是个稍微有点复杂的系统,它聚合了更多的内容,成事的帮凶则是RSS,我曾经说RSS也是一种APIFriendfeed作为一个聚合服务收集了各种碎片,对个人信息进行了统一的整理。

Facebook作为SNS系统更加注重的是交流和分享。但它太多庞大了。一个Flickr的用户到底有没有兴趣上传它的照片到Facebook上呢?我想,这就是Facebook收购Friendfeed的主要原因。内容,作为SNS体系存在的主要根基一直以来承载着关系交流中的入口作用。但是这样的入口在我看来太过狭窄了。随着TwitterFlickrYoutube等网站用户的增加,Facebook的功能已经一再被削弱,API不能在最大限度上提供同步服务,Facebook的内容已经显得越来越少。如果Twitter是用户内容的金矿,那么Friendfeed更是。

所以简单一点想,Facebook需要的不是Twitter也不是Friendfeed,它需要的是内容,然后自己做好关系。我曾经说,作为一个SNS,如果需要照片,就去找Flickr,需要用户状态就去找Twitter,这些东西不要自己做,用户没时间给你同步,你也一定做不好。这不,FacebookFriendfeed导入用户数据,将来就可以集中精力做关系了。

Facebook希望得到的是用户内容,无论是Twitter还是Friendfeed。和Twitter情结没有一点关系。

2009-08-09

<!– /* Font Definitions */ @font-face {font-family:宋体; panose-1:2 1 6 0 3 1 1 1 1 1; mso-font-alt:SimSun; mso-font-charset:134; mso-generic-font-family:auto; mso-font-pitch:variable; mso-font-signature:3 135135232 16 0 262145 0;} @font-face {font-family:”\@宋体”; panose-1:2 1 6 0 3 1 1 1 1 1; mso-font-charset:134; mso-generic-font-family:auto; mso-font-pitch:variable; mso-font-signature:3 135135232 16 0 262145 0;} /* Style Definitions */ p.MsoNormal, li.MsoNormal, div.MsoNormal {mso-style-parent:”"; margin:0cm; margin-bottom:.0001pt; text-align:justify; text-justify:inter-ideograph; mso-pagination:none; font-size:10.5pt; mso-bidi-font-size:12.0pt; 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fareast-font-family:宋体; mso-font-kerning:1.0pt;} /* Page Definitions */ @page {mso-page-border-surround-header:no; mso-page-border-surround-footer:no;} @page Section1 {size:612.0pt 792.0pt; margin:72.0pt 90.0pt 72.0pt 90.0pt; mso-header-margin:36.0pt; mso-footer-margin:36.0pt; mso-paper-source:0;} div.Section1 {page:Section1;} –>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普通表格;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0.0pt;
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fareas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ansi-language:#0400;
mso-fareast-language:#0400;
mso-bidi-language:#0400;}

<!– /* Font Definitions */ @font-face {font-family:宋体; panose-1:2 1 6 0 3 1 1 1 1 1; mso-font-alt:SimSun; mso-font-charset:134; mso-generic-font-family:auto; mso-font-pitch:variable; mso-font-signature:3 135135232 16 0 262145 0;} @font-face {font-family:”\@宋体”; panose-1:2 1 6 0 3 1 1 1 1 1; mso-font-charset:134; mso-generic-font-family:auto; mso-font-pitch:variable; mso-font-signature:3 135135232 16 0 262145 0;} /* Style Definitions */ p.MsoNormal, li.MsoNormal, div.MsoNormal {mso-style-parent:”"; margin:0cm; margin-bottom:.0001pt; text-align:justify; text-justify:inter-ideograph; mso-pagination:none; font-size:10.5pt; mso-bidi-font-size:12.0pt; 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fareast-font-family:宋体; mso-font-kerning:1.0pt;} a:link, span.MsoHyperlink {color:blue; text-decoration:underline; text-underline:single;} a:visited, span.MsoHyperlinkFollowed {color:purple; text-decoration:underline; text-underline:single;} p {mso-margin-top-alt:auto; margin-right:0cm; mso-margin-bottom-alt:auto; margin-left:0cm;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2.0pt; font-family:宋体; mso-bidi-font-family:宋体;} /* Page Definitions */ @page {mso-page-border-surround-header:no; mso-page-border-surround-footer:no;} @page Section1 {size:595.3pt 841.9pt; margin:72.0pt 90.0pt 72.0pt 90.0pt; mso-header-margin:42.55pt; mso-footer-margin:49.6pt; mso-paper-source:0; layout-grid:15.6pt;} div.Section1 {page:Section1;} –>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普通表格;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0.0pt;
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fareas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ansi-language:#0400;
mso-fareast-language:#0400;
mso-bidi-language:#0400;}

Yahoo把搜索引擎核心技术卖给Bing之后,独自踏上了一条“不归路”。我觉得这个做法稍显大胆。yahoo搜索做到现在,应该不是个赔钱的生意,之所以有胆量抛开搜索引擎专心做其他生意,想必是看清了未来的盈利趋势。也许它不失为一步好棋。我在twitter上说“时代的浪潮滚滚向前,雅虎的使命还剩下多少呢?”

BingGoogle在全球市场上的竞争已经展开。非常明显的一个道理是,一个再复杂的公式也不能解决所有的难题。所以再复杂的算法也只能尽可能客观的反应网页相关度,用户的每一个输入文本都是一个片面的结果,无法评论整个体系。

这也就解释了我一直非常纳闷的那个关于为什么Google搜索结果第一条经常出现百度问答的疑问。相关度,我们到底能做到怎样的地步。“死脑筋”的算法到底能在多大程度上帮助人类思考问题?

百度明白了其中的奥秘,所以百度知道很好,也很火。g.cn也明白了其中的奥秘,天涯问答上了g.cn的首页,但是,天涯真的有机会超越百度知道吗?

百度的聪明,在于它明白,算法的终点毕竟是人肉。而众超女贴吧的事实又恰恰印证了这样的一个结果。

所以,也许,人肉将是趋势,sns可能会是下一个信息推送方式的载体。而到了那时,搜索引擎还有多大意义?wiki是否才是科学的解答方式?即时搜索的快捷是否无人能敌?互联网的入口会不会就此会改变?

Yahoo也许只是一个雇佣兵,但那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My Blogwww.lihui.name

My Feedhttp://feed.feedsky.com/kidleecn

2009-08-07

我坐在板凳上上网的时候,尚尚就从屋里出来了。我和她说,校内改名叫人人了,她啊了一下,有点不太相信。

从校内到人人,这看似是校内的必经之路。用户发展到一个阶段,校内的瓶颈就会显示出来。所以校内的更名只是时间问题。只是这个更名如何才能发挥最大的效用是个疑问。同时,校内的新名字是否会对原校内用户产生一定程度的影响也是一个未知数。

我记得上一个人人网的宿命似乎不是很好,校内会不会打破这个宿命也就更加难说。

SNS会是下一个hao123,人们不再需要hao123,他们需要的信息,SNS恰好是一个被无限人肉过滤过的信息集合。所以SNS将会对信息的筛选造成很大影响,它会独立于搜索引擎成为一种新的信息获取方式。这种方式本我称之为推荐,而不是筛选。

我仿佛还记得,千橡有个开心,对我来讲,开心网是个很麻烦的网站,它直接导致了我在描述开心001时不得不加入001这三个字,不仅如此,我的Gmail也非常荒谬的推送kaixin.com的消息给我。这让我想起ww.net.cn和www.net.cn,还有比这更缺德的事吗?

想知道校内是如何走向人人的吗?你猜,是人人的校内还是校内的人人?当学生们长大了进入社会之后,校内的人人才能变成人人的校内,可是,陈一舟老了,他还等的起吗?

最后,还有一个问题,你会对多年前不懈的东西回心转意吗?

祝祝人人好运。

My Blog:www.lihui.name

My Feed:http://feed.feedsky.com/kidleecn

2009-07-10

前天快要下班的时候看到消息Google宣布Chrome OS的诞生。简单说说自己对Chrome OS的看法。

Chrome不是一个好的浏览器
Chrome 作为一个浏览器已经诞生了一段时间,非常抱歉的是,这几个月的时间内我几乎没有使用过这款软件。在我眼里Chrome并不是一款优秀的浏览器软件,网页的 载入速度并不是衡量浏览器优秀的唯一标准,就像跑的快人不一定都是好人一样,有的时候小偷跑的能比警察还快呢。

云计算和上网本
对 于Chrome OS的评论中,大多数认为Chrome OS的出现对于云计算和上网本会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消息。我并不否认Chrome OS的出现对于云计算是一个非常好的消息,但对于上网本来讲Chrome OS却太过概念化。上网本的设计者希望上网本能成为一种类似于手机的普及设备,其实,Chrome OS的简单才是自己最大的敌人,在这一点上
Chrome OS的同门师兄Android似乎更有优势。

只是个环境,对手不是微软
在我看来,简单一点说Chrome OS只是提供一个环境启动Chrome,因此这个OS足够简单,对于微软来讲不可能造成威胁,而Google自己也并没有任何攻击微软的意思,Google正在试图创造自己的入口,无论是上网本还是浏览器。

布局?看的太远,走的太慢
数不清Google已经出了多少产品,这些产品涉及了多少个领域。但是,貌似Gtalk很久没有更新了吧,还有那个始终抄不好的输入法。单就Google 在盈利的能力上来看,我看好他对每个领域的占有能力,但Google看的太远却走的太慢,太多的产品和越来越少的亮点正在稀释这个互联网巨人的神话浓度, 在这之后,Google的软实力不断下降,一切会不会又重头开始?所以我对Google的看法就很简单,Google做的好我们就喜欢,做的不好,我也不会崇拜,不会盲从

最后,如果仅仅考虑眼前的话,凭借Google的目前的产品想在OS领域混口饭吃的话还得靠Android,而Chrome OS在我看来仅仅是个概念,离现实太遥远。

My Blog:www.lihui.name

My Feed:http://feed.feedsky.com/kidleecn

2009-06-02

昨天晚上去SINA当了一次群众演员,节目大家自然都知道,听冯鑫老师讲暴风的召回。全文在这里

实 际上暴风断网这件事揪出了中国共享软件的一个通病:后门。非常简单的问题是,暴风作为一款播放软件为什么要持续不断的连接互联网?它连接互联网的目的又是 什么?如果说暴风断网是中国软件业的三鹿事件,有人会同意吗?我想用户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原谅暴风的所作所为,但是谁又能说其他软件没有类似问题呢?表面上 看起来免费优秀软件又多少人明白其中的门道?

很荣幸的最后一个提了问,一个很简单的问题:暴风有没有想过将自己的软件做的更透明?试想一下,如果暴风在断网之前对软件本身连接互联网的动作加以说明,是否还会引来今日的信任危机?
我 明白,这个问题,并不是暴风一个软件的问题,所以我在上文中提到了一些其他的共享软件。这个问题,应该是整个软件业的问题。软件的透明度在降低,用户对于 敏感数据的保护意识还非常模糊。一旦出现这样的问题,肯定会有更多的用户担心自己的数据安全。实际上,这个担心在现在看来稍显多余,但在暴风没有说明功能 的情况下,谁能保证自己的敏感数据就一定安全?所以我想,透明的问题不是冯鑫说的那么简单”我们连基本的加密都没有做。”这样的回答并不能说服用户的任何 疑惑。共享软件还是要从自身的利益出发,考虑到将来可能出现的问题,对自己的功能和各种可能出现的问题加以说明。让用户真正明白,这个软件的某些敏感动作 到底是在做什么?为什么它必须存在。只有这样才能消除用户对于软件的种种疑惑。

暴风断网事件是一个很好的契机,它加速了这个软件业对于只身透明度的核查。如果软件们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断网事件也许就会成为一场风暴的开端。

My Blog:www.lihui.name

My Feed:http://feed.feedsky.com/kidleecn